榆州

喻文州是最喜欢的人/
王杰希是最想嫁的人/
王喻是本命不逆/
靖苏长相厮守/
凹凸全员/
药研藤四郎/
Victor Nikiforov /
王凯/
霆峰很养眼/
脾气好/
懒/

【王喻】王先生有一个情敌


“时间不早了。”

王杰希撩开窗帘的一角,深色夜里呼吸微弱的碎雪在寻觅着飘荡。回头看见喻文州裹着薄薄的白色棉毯,电视里播放着不知道哪个台的跨年演唱会,声音太大了,大到让人觉得心烦。

北方冬季对于喻文州来说还是太冷了,何况他在G市习惯了27年的十二月温度,不喜欢穿厚重的大衣和在脖间围上毛茸茸的围巾,冻了他活该,也是心甘情愿。王杰希就跟成年老师教育小孩子一样纠结这个问题不厌其烦,嘴上说不动他,就趁他不留意时在背后突然袭击,在抱住喻文州的同时将衣服草率地套上。

“不准动。”真是太幼稚了。

喻文州先是楞了一愣,转过身来蹭蹭他的颈窝,“不动就不动。”,事实上王杰希身体特别温暖,喻文州像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在冬季能重复几十次。

那天B市也在下雪,黄昏时分的天空薄得像晕着彩墨的冰片,仿佛能透过去看到天上是什么。喻文州躺在男朋友的腿上,手机用了两三年,刷新闻半天都弹不出内容。电视仍在播放,快到新闻联播了,他们都不看,王杰希一边揉着他的头发另一只手捧着厚厚的书,只是一本菜谱,大多都是甜点做法。

王杰希说要亲自动手养活自家美食博主,喻文州说真好我就等着你这句话。他刚刚签收完最后一件烘焙的快递,心满意足地说你不做给我吃我们就不要在一起了。

正在打蛋清的男人闻言笑着说,“当年不是你先告的白吗?”

“是吗,”喻文州偷偷跑走去找拆箱子的剪刀,“我不记得了。”


当年世邀赛后的新赛季,蓝雨状态持续下滑。当晚结束赛事后喻文州突然宣布退役,让一众不论是同行还是记者,又或是关注着荣耀的粉丝们惊吓得无法言语。

因为喻文州根本没到退役的年龄,与他同期出道的选手仍在赛场上发光发热。

“喻文州,”那场比赛蓝雨输给微草,王杰希获悉这个消息时心情谈不上舒畅,“可以说说理由吗?”

被叫住在半路的喻文州过了好一会儿才转过身,眉眼间勾起一弯新月,温柔地笑出声。

“我发现我喜欢你了。我要再继续在赛场上,看到你一定会分心。”

听起来好假。

那段时间他们确实非常暧昧,世邀赛期间的王杰希和喻文州总是该或不该地擦出火花。以前各自为主时,从来都不知道他们的化学反应是平淡还是爆炸,但他们是爆炸之后回归平淡,淡如细水长流,岁月静好。喻文州觉得王杰希和他好适合。

成熟,稳重,还特别懂他。

特别懂他眼睛里的星辰大海,他是孤独守望的大海,而王杰希呢,王杰希是耀眼的星辰。

王杰希是榆木脑袋,听到这人的回答时思绪已经跳出了火星但就是拉不回重点,他想到他们两个有性别障碍,再想到闲言尖酸。最后看到喻文州时,眼前却是未曾有的澄亮。

喻文州决定不逗他了,十分诚实地说:

“我的手不能再打比赛了。我已经很久没去医院了,结果一去医生就告诉我,再打下去竟然还有治不好的风险。”

他顿了一顿说,“其实当初选择这条路也是我一意孤行。”喻文州惋惜地看着自己的右手,“所以呢,你信哪个版本?”

他不可能是个无缘无故的“手残”,王杰希几年前就知道,他肯定有秘密,暂时无法透露出口的秘密。

他像是回过了神,轻轻地抓过那只手把整个喻文州揽入自己的怀里,喻文州的脑袋顺势搁在他的肩膀上。他就是在这一瞬间觉得,王杰希的颈间好暖呵,在冬天枕上去又会是什么感觉。

接着就听见这人说,

“我都信。”


温柔的爱情就是风卷着浪,指引方向。王杰希和喻文州恋爱三年,三年里他习惯了曾经无法接触的生活方式。每10秒去担心另一半的存在,去心疼尽其所有的关怀,更别说像王杰希这样的男人,几年来慢慢地对喻文州滋生出强大的占有欲。

“文州,”他给喻文州做了一个慕斯蛋糕,外层洒满樱花粉,“过来尝一下。”

喻文州放下抱在怀里的玩偶,连拖鞋都来不及穿就冲到厨房里。王杰希刚刚完成最后一道加工,喻文州就非常自觉地去碗柜里找两个小勺子。

不得不说自从同居之后,王杰希觉得餐具越来越齐全。

退役后的喻文州遵循本意当起美食博主,他喜欢甜品,不喜欢腻口的肥肉。不过大多数晒的都是男朋友为他专做的美食,这让还在关注着喻文州的千万粉丝觉得仿佛其实是自己在吃糖,吧唧吧唧甜得受不了。

“怎么样?”王杰希见他挖了一大口,里面的草莓酱在蛋糕间流出来,“还算甜吗?”

“嗯……”喻文州轻轻一笑,声音如绵羊似的软。

王杰希受不住搂着他的脑袋掰过来,贴着嘴唇吻了一吻。

喻文州脑子晕晕地说,“这个,太甜了。”


冬天太安静。吃完之后喻文州躺在王杰希腿上,他也不玩手机了,他男朋友说明天去买一个新的。暖气在不大的房间里蒸腾弥散,王杰希撩起贴在他额边的碎发把玩,电视里在播着什么,谁在乎呢。

“杰希……”喻文州突然腾坐起来,嘴唇与王杰希的贴个正着,“你对我这么好,哪天分手了怎么办。”

王杰希一边搂着他的腰别让他塌下去,亲吻着他的耳垂说,“未雨绸缪?”

不给喻文州回答的机会,王杰希接着掐掐他的脸,“你敢远走我一步,我这辈子都不给你做饭。”

喻文州佯装生气地鼓着脸,用鼻尖蹭了蹭王杰希。

“我输了。”


隔天王杰希带回来一只白棕相叠的波斯猫,取名叫莎翁。


喻文州说他和王杰希分手了。

因为他爱上了莎翁。

Fin.

那篇车可能会有后续在那之前我们先清水一下,咳咳
(๑Ő௰Ő๑)




【王喻R】臣服

大概就是一个老王在谈公事文州在底下口的小故事……(?)

梗自 @山黛 感谢她送我的玛莎拉蒂

连接放评论(๑Ő௰Ő๑)

【王喻】回暖

非常非常短

@山黛 祝亲爱的生日快乐!!!!!

能认识你真的太幸运了今后也要在一起嗑王喻啦!!!

——

回暖



又下雪了。

这趟列车是通往深山暮林的最末一班。

列车顶方积了厚白的一层雪,在漆黑的夜里模糊了原来的颜色。路灯渐行渐而零星,三三两两如在大海潜行。

他的面前坐着一位先生。

列车驶入深山里。野间的点点碎火扑映在车窗闪烁不息。王杰希从车窗里看着那位先生的侧脸,窗外的世界太过昏暗。

像是在播放的一场老电影。覆盖残雪的山角树影在他瘦白的脸上逐一而过。

触碰到他的眼角,他的眼睛里是一泉温柔的水。划过他的鼻尖,在他的噙着笑的嘴角里碌碌作画。他是何等温柔的一弯月,如轻悦的弦声不住拨弄飘零的爱意,他是人间,王杰希眼里的最美的人间。

“先生。”

最终还是不自觉地出声,他的声音里蕴开回暖的春意。

“我们应当相遇。”





【王喻】你的眼睛在说我愿意(上)

大概就是一个老王追妻的故事

——

近几日风雨不断,航班延期。是在B市结束了总决赛,微草的主场,所以也在赛场附近的酒店逗留了好几日。所幸蓝雨夺冠心情大好,对这场扫兴的大雨也没有什么怨言,喻文州觉得他们在酒店里打牌下飞行棋也很好,不过他就不参与了,躲回自己的房间里美名补眠。

早上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气人。喻文州不情愿地接下这个电话,然后闷闷地,让人一听就带着起床气地喊了一声,“喂”。

那边愣了一下,也许是在看表获知现在的时间,不紧不慢地回应。

“喻队。”

嗯……

嗯……?

这个声音很熟悉啊,在哪儿听过的吧,肯定不是少天他们,他们的声音没有这么沉,像石钟一样鸿然而至。这样的声音也很好听啊,成熟稳重,破了表的安全感。

喻文州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想得越来越远,其实是想出了火星也不想起床。他单纯地觉得这个声音很让人觉得沉醉,单纯地回味了一刻,也就是在回味之中无意猜出谜底,想起来他的对家王杰希。

真是。喻文州还是很不情愿,但这回总算清醒多了地回答,声音还是以往印象里的。

“王队。”末了再补一句,“早上好。”

再问了一句,“有什么事呢?”

“我今天上网看见一家主题餐厅,想起你之前发的那条微博,认为你想去的应该就是这一家。你等等,我等会儿把大众点评的信息发给你。”

我发过这种东西吗?什么时候的事?喻文州想了想,先回了一声谢谢,总之先不要拒绝别人的一番好意。随后拿起pad迅速翻找自己的微博。

“喻队……”王杰希似乎有些不太自在说出这句话,“一起去吧。”

他说出这句话时喻文州找到那条寻找餐厅的微博,确实是王杰希所说的那一家,但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而且在当时看来,只不过是一段没必要认真的分享罢了。

让他动心去那家店的原因是一杯饮品和一块甜点,喻文州好甜食在第四赛季后是联盟人尽皆知的事了。他当时也是被一位在B市念大学分享了这家店,才在微博上发表了一番玩闹的言论。

最没想到的,是被王杰希记住了。

他听到王杰希的邀请时第一个反应是被记者拍到会不会上热搜,标题再取一个微草蓝雨队长私下聚会感情甚好什么的捉人眼球,别了吧,他和王杰希感情一点也不好,说起来多尴尬。

对啊,他和王杰希感情一点也不好,王杰希为什么要约他。

不知道。

但喻文州还是答应了。

他能算尽赛场上对手的心思,所以他觉得按照情感的路线走顺势摸腾绝对能搞得清楚王杰希在想什么,他不是好奇,只是温和的性格使他不太轻易拒绝任何人,当然也很自信地打出这一手牌。

喻文州把握的,永远是他那引以为傲的算计。



王杰希让他待在酒店里,一会儿就来接他。喻文州想说你慢点我还是想再睡一会儿,结果当然没好意思开口。

来B市的时候只带了一套常服,再者就是垮在自己身上的睡衣了。喻文州带着困意洗漱了十分钟,套上一件不知道什么时候网购的白t,白t上是一串字母,读起来挺奇怪的。裤子是七分裤,显得腿直,穿起来意外地好看。

很快王杰希来电话让他下楼,他也没什么东西好准备的,房卡给了隔壁还在血战飞行棋的队友,揣了部手机就跑下楼去。出了酒店后看到一套银色的本田,没有什么理由,直觉认为这是王杰希的。

结果还真是。

喻文州蹿进车里,他想说我补个眠你介意吗,最终还是脸皮薄。但是不睡觉他们说什么呢,聊战术吗,又不是同一个队的这不是出卖机密嘛,于是他就看着王杰希,看得王杰希比之前说那句话时还不自在,咳嗽两声说,

“系安全带。”

喻文州:哦。


喻文州说,“王队,你喜欢吃甜的吗。”

王杰希说,“一般般。”

那你那么积极带我去干嘛,我还以为你是甜食爱好者,说不定能借此打开话题啊。

雨水噼里啪啦地砸在车窗上,天气还未见好,乌云一路在天空排去而翻滚,偶尔有雷声轰隆,所幸并不惊人。

“现在几点了?”

“下午一点了吧。”王杰希开到路口要转弯,在等一个漫长的红绿灯。

“哦,原来我睡了这么久。”

昨天几点入睡来着,忘记了,就觉得好困啊,别人夺冠了都兴奋地夜夜通宵,然而喻文州却患上嗜睡症,日上三竿还是觉得睡不够。

“那家店远吗?”

“不远,”绿灯按时按秒地亮起来,王杰希踩上油门,说,“就在附近吧。”

他们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基本上都是喻文州问,王杰希简单地回应。喻文州觉得很没意思,但是又不能强求有意思,他还是很想睡觉,但又不能睡觉。

突然,王杰希说,“到了。”

然后他把车缓缓停下,下车前喻文州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寂静已经持续太久了,于是百无聊赖地算是夸了一句“王队你车技真好”。

这句话有歧义,所以王杰希背过身去笑了一笑。

大雨,当然没什么人出门,这家店开在僻静的一角,就算是在这个饭点去也门可罗雀。

店里就三个人,老板娘和她的女儿,和一个看起来十分闲的厨师,还有……一堆猫。

什么主题餐厅来着……猫主题餐厅。

王杰希你居心叵测。

喻文州突然想起这跟他是个甜食爱好者在联盟广为人知一样,王杰希是个撸猫爱好者也不是秘密。他一边被引路去餐桌就坐,一边看着前面的身影,觉得自己还是太单纯了。

什么顺势摸瓜弄清真相?事实上王杰希就是想撸猫顺手带他来圆了几年前那个愿。

好气好失望。

嗨不对啊喻文州你失望个什么劲儿?

算了不管了。等下吃多点补回来就好,最好把微草队长吃穷了,也算是为蓝雨做了件忠义的事。

TBC


有!评!论!吗!










第一次剪视频XD

给我的至爱王喻啦


bgm是陈奕迅的《无条件》


仍然紧守于身边

与你进退也共鸣


他们永远那么那么幸福XD

王杰希的手臂穿过他的清瘦的肩下搂住他站直身子,让喻文州能舒服地倚在自己身上慢慢往外走。站起来的感受自然不好,昏沉的晕感一涌而上,喻文州觉得生病简直是灾难。

到了医院后被安排在输液室里打点滴,喻文州看着药液缓慢地下落,问,“这个东西可以加快点吗?”

“加快了会出人命的。”王杰希没客气地回复他。

“我早上就不该让你去上班的,”他懊恼,“把你锁在家里多好。”

喻文州没心没肺地笑着看他。

“想吃东西吗?”

“想……我有点儿饿。”

已经过了12点了,再怎么说也是饭点的时间。王杰希把他凌乱的头发捋顺,柔着声音问,“想吃什么?”过一会儿补充道,“不许提白斩鸡。”

“想吃杰希。”

“喻文州你认真点儿。”

“好吧,”被骂了的喻文州清了下嗓子说,“想喝粥。”

“还是要那种把什么红豆绿豆红枣莲子全加下去的粥。”

“我再给你加个王不留行好不好?”

喻文州想了一下,“好。”

【王喻】以吻封缄03

不太会用链接///
前文请戳主页啦谢谢w

以吻封缄 03


“我们可以谈谈吗?”

王杰希放下手中的餐具,抬起头来看着喻文州。他想看着喻文州的眼睛,实际上这只能看见喻文州额前几缕随意的发丝。面前的人闻言过后许久,才愿慢慢与他对视。

他们之间目光的一次交锋,如是山水诗画最浓墨重彩的那一笔。如是缓澈长流的江水汇入奔腾汹涌的大海,在尘土落地空前安静的那一秒突然惊起思绪的千丝万缕。每每在喻文州身前,王杰希的定力总是让人遗憾。

“你刚刚叫我什么?”

“……老公。”喻文州不太愿意开口。

知道喻文州偶尔不按常理出牌,这个称谓也说不定挑衅意味大于实意。但是王杰希听着入耳,他说起来声音软哝哝的,令人莫名心情愉悦。

于是王杰希非常努力地克制自己轻微上挑的嘴角,清了一下嗓音说,“可以告诉我你真实的规划吗?”

喻文州抿了口淡淡的柠檬水,整理了一下可回答的信息,决定答非所问,笑着说,“告诉王总干什么,好让您乘早制定攻略来打破我的步骤?”

这角色得转化有点快,王杰希的大脑好在没死机,勉勉强强还是能跟得上。

“喻总,都结婚了,坦然相对不好吗?”

实际上王杰希内心还感叹了两句喻文州为什么不去做演员。

“那要看王总的诚意了。”

“怎么说?”

“看王总愿不愿意和我签个合同。”

“合同内容?我总得知道利益吧。”

对于喻文州说话的方式王杰希早就司空见惯了,回应的手段也是信手拈来。不如说他们之前交往的那五年里,除了应有的恋爱激情外其余都是嘴炮,人家小情侣都是卿卿我我你侬我侬的,只有王杰希和喻文州,明明没是而立之年却相处得如此老熟。

很久一次招标会上王杰希带着自家徒弟高英杰前去观瞻,期间这两人交谈了一小段时间,让道行尚浅的年轻人在一旁听得似懂非懂,走远了也还是云里雾里。高英杰那会儿就在想师傅和喻总怪不得是天造地设一对,没了喻总师傅得跟谁嘴炮去。

“王总,您愿不愿意和一位新晋摄影师共行摄影旅游呢?”

“……这位摄影师是?”

“我向您介绍一下,”喻文州端正自己的坐姿,在菜单纸上撕了一角写下自己的名字递给王杰希,然后露出传统面试中十分标准的微笑,面色温和,“喻文州。”

“喻文州,一个辞了职的自由工作者。最近很想学习摄影,并想在全球范围内取景。但是缺少一个伴侣喔,所以还未能动身。”

“好处?”

“显而易见。”

他的笑意更深。

事实上王杰希看出喻文州是在提供了一个磨合二人的机会,至少让王杰希知道他在有意修补前几年欠下的那些破关系。这是好事,王杰希想,喻文州没有抗拒这一场看似意外的重逢。

他们都在努力。

为重新走近彼此而努力。


回家的路途中特意去拿了一份旅游宣传手册,喻文州痛心割舍了下了几个想去的城市,譬如古老浪漫的布拉格和爱情之都巴黎,最后选择了东京。三四月是樱花的花季,在那个时间里大地回春万物苏醒,很适合什么难以言明的情愫破土再生,也很适合谈恋爱。

喻文州看着宣传册上簇簇漫舞的樱花,突然在想这场樱花的意义。那场谈判会上再次见到旧情人是什么感觉?

能够再和他相遇,真是三生有幸。

他向来为达目的步步为营,但是王杰希却总是他一路的未知。也许他们的恋爱也就于此不同,王杰希永远是他的最适合。

TBC

我的文风

千变万化(捂脸)



【王喻】以吻封缄02

以吻封缄02

早晨他醒来的时候下意识去寻身边的人,果不其然是空位,被窝里的热度逐渐下降,没有一个相对完整的证明来告诉他这里有喻文州存在的痕迹。

 

窗帘被拉上了,死死地封住柔弱的晨曦。空调再被调高了温度,被子也让人重新整理,他赤脚走去拉开衣柜,就连衣物也被人耐心叠整,属于他的和不属于他的,都安安静静地被摆放。

 

他在枕头底下摸出手机,飞速地输入喻文州的号码。

 

王杰希觉得自己这会儿总归是没醒的,要是醒了他不会做出如此不论常理的事。他现在应该去洗漱,系好自己的领带,看看冰箱里有什么能吃的食物,然后出门,工作,进行24小时的常规行为。而不是在这里给同他新婚不久的另一伴打电话,在理清琐事之余担忧另一个人的一举一动。

 

“喂。”

 

喻文州过了好几十秒,选择接通他的来电。那边风刮得很大,拂过树枝沙沙作响,把音调吹得轻如透明。

 

但是王杰希什么都没说。

 

或者认为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知道怎样把爱人之间的问候变得更加简单一些,没有喻文州的三年里他连怎么谈恋爱都忘记了,像喝了让人失忆的药剂,一针见血。

 

很久很久以后,他们静默了一阵。

 

直到喻文州说,

 

“杰希……早安。”

 

 

 

王杰希哑着声音,半晌才开口,问他在哪里。

 

“在公司楼下。”喻文州的声音同样也不算悦耳。

 

他前两天好像还在感冒。

 

王杰希突然意识到这一点,很想责怪喻文州又没有把照顾好自己,家里应该是有感冒药的,就放在电视机柜第二个抽屉,喻文州有没有去找啊,应该是没有过期,因为他两个月前也生病了一次。

 

“身体怎么样了?……感冒难不难受?”

 

喻文州立马应话地打了个喷嚏。

 

“还好啦。”语气也是淡淡的。

 

哦。

 

有意也好无意也好,王杰希觉得喻文州这是在无形给他设了一层防备。他以前说话也是这样的,对如此方式未免太过熟稔。

 

他习惯了,却不一定能接受,他以前觉得自己和喻文州来自南北极,虽然不是同样的地方,但是严寒是等温的。王杰希想得很乐观,但是地轴线太长了,长得他们走过了整整五年,还没有到终点。

 

“中午一起吃饭吧。”

 

王杰希向爱情和喻文州认输。

 

“地址我等会儿发给你。”

 

“不用回复了。”

 

 

中午来得很快,也许是王杰希心急,弄得秒钟也急促促地陪着他跑快了步伐。他来的时候喻文州已经在那里等了。喻文州选了个窗边的位置,挺安静的,连餐都已经点好了,如果王杰希这几年来没有太大变化的话他是能记得口味的。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一直在扒拉着盘里的肉,很想叫他好好吃饭。

 

“没有胃口?”

 

“……有点吧。”

 

果然生病还是会有点儿病状,这起码告诉王杰希喻文州并不是个铁人。

 

他给喻文州多倒了一点儿水,说,“下午请假回家。”

 

其实他不是在征求喻文州的意见,更不是提出一个也许可行的请求,他是想让喻文州听一次他的话,而不是再次同他生出分歧。

 

事实上喻文州给出的回答让他吓了一跳。

 

“那个……我辞职了。”他说。

 

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喻文州全程低着头在玩盘子里半熟不熟的牛肉,插起来一块儿,放在一边,再把另一块儿插起来,叠在上面。对面的王杰希看着他沉默,两个人都一语不发,仿佛这么一坐什么事儿就都能解决了似的。

 

最后还是被王杰希打破。

 

“以后打算怎么办?”

 

喻文州突然抬头起来笑了一下,小声地说,

 

“我等我老公养我啊。”

 

TBC

【王喻】 A drunken night

王杰希就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推着他走,他们走得很慢,天太冷了,就像疏散了血脉里涌动的力气。喻文州踩雪的声错落可闻,王杰希听得特别清楚,他们在这个情况下谁都不会说话。

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冬夜,没有肆意的喧嚣也没有无尽的狂欢,只是一个平平淡淡的冬夜,日历九十格可以随意翻出一格的冬夜。

街上也下着雪,很小很小,连呼吸都是微弱的,只有车灯照过去才能看见星星点点,洒满了深黑色的车盖。

他们坐在车里。

谁也没有说话。

偶尔爱情也是这样,像是血液在体内无声周流。

突然雪下大了,漫天随风地飘洒。远处像在搭建城堡似的雪积了一层再一层,微弱的车灯穿不过去,就像那边的世界也无法涌现。王杰希慢慢地握住他的手,慢慢地十指紧扣,慢慢地捂热,慢慢地传达电波,慢慢地向他倾诉。

严寒的雪夜与料峭的春朝,大抵都会有这样一种澎湃的情绪。

很安静很安静地和他对视。

很安静很安静地走过一生。

很安静很安静地念起他的名字,喻文州。

然后把爱情安静地埋在雪里。

Fin

这篇是云胡不喜尾段的一个草稿
后来放弃了(???)

【王喻24h/07:00】以吻封缄01

以吻封缄 01


“我结婚了。”

 

王杰希没声没息地说了这么一句话,眼睛一直在盯着酒杯,也不知道心里看的是谁。

 

在场的其他人用了三秒延续谈笑,用了三秒体会这四个字的意味,最后用三秒纠结地看着王杰希。

 

张新杰在静止的画面中突兀地调整了一下他手表的位置,有点想说什么,但是又觉得没什么好说的。周泽楷向来话不多,如此情况也不会第一个开口,依然整个人像是游离于事态之外,呆呆地,目光涣散。

 

“方便透露一下对象吗?”

 

桌台的对面一个烟嗓音传过来,王杰希知道是谁,也无意隐瞒。

 

他把玻璃杯搁在玻璃桌上,响起玻璃之间碰撞才有的玻璃声。王杰希轻轻长叹,如卸重任一般看了周围一圈,其实他觉得自己对这个名字也不太熟悉,说起来硬是特别生疏。

 

“喻文州。”

 

他话一说完,26°C的空气特地静谧了一阵,更是没有人发表观点。

 

还是那个烟嗓音,这会儿出声却有种早已预料到而不出意外的语气。这几年来他向来觉得叶修是最看得懂他和喻文州的人,可是王杰希也有固执,在很多很多方面也死硬地不愿苟同叶修的观点。

 

叶修就像提前拿到剧本早就摸清了他两的剧情,然后说行啊你们接着分手啊,最后不还是会合回来吗。

 

王杰希说不是这样的,他和喻文州有很多很多不合适,也生出会有很多很多分开的原因。

 

叶修听他冷冷淡淡地说完,轻轻笑了一下。他剩下一句话没有跟王杰希说,也觉得王杰希一定会驳斥他。王杰希和喻文州是不合适,当年满身带刺地靠近对方你死我活,端着两份心思各为不同阵营,但是他们在一起的相配胜过千千万万表面的不合适,明明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他认识这两个人十年,两年他们相识,五年他们恋爱,最后三年分手,今天再次复合。

 

局外人永远都最为清楚,叶修有点遗憾的想。高智商恋爱果然也容易晕,更别提遇见最相爱也最相配的那个人,一点点的不适都能扯开天长地久的口子,然后再缝,再补,就是舍不得。

 

 

 

冬夜的北京漫天温柔的飞雪,天冷,呼出来的气迅速结霜。

 

王杰希划开手机屏幕,里面只有一条短信和一个电话,仅仅相隔了两分钟,但都是在深夜,凌晨左右,已经很晚了。

 

一个来自喻文州的电话。

 

一条来自喻文州的短信。

 

上面写着五六个字,喻文州问他,你今天回家吗。王杰希看了很久,也看不出来是什么语气。

 

 

有汽车的鸣笛声在他身旁响起,刺眼的车灯晃了几下,王杰希才发现自己站在马路中央。他靠边走了两步,停下来给喻文州回了两个字的短信,简简单单,连句号都没有。

 

“我回”

 

喻文州那边再也没有回复。

 

他把手机塞回大衣的口袋里,没有了再解一次锁的想法。他想喻文州应该是看到了,或者是真没看到。

 

但喻文州以前很喜欢玩手机,以前他给他做早餐吃,喻文州总是笑着给他念早间新闻,没有一天是间断的。

 

后来他们分手的时候王杰希才发现他早就习惯,他想忘了,他那会儿很想忘了喻文州,但是做不到,无论是习惯还是喻文州都无能为力,他绝望地想,喻文州或许就是一种难以释怀的习惯,刻在骨子里的,跟毒一样。

 

 

 

王杰希回到家的时候,凌晨一点半,楼道黑灯瞎火,只有窗台半边月光清如水。

 

家里也很安静,除了餐桌边意外地有人给他留了一盏暖黄色的灯,鞋柜里多出一双鞋,厨房有被人收拾过的痕迹,剩余其他无异于常。

 

原来喻文州问他回不回家是为了作出要不要把那盏灯留着的决定,而不是为了等他一起洗洗睡然后春宵一刻值千金。果然人不能想太多,王杰希带着点心灰意冷关了灯,把钥匙搁在桌上,慢声慢步地走进卧室。

 

喻文州果然已经睡了,安安稳稳地躺在床上,像在做好梦。

 

他刚刚回来,上楼的时候跑了两步,呼吸有点急促,心跳也很快。他怕吵着喻文州在很努力地平息自己,他在床边坐了一会儿,然后才躺下来。喻文州面朝着的那个方向对着窗,窗帘没拉紧,留了一角让月光悠悠进来,王杰希借着这点光模模糊糊地看着他爱人的后颈,视线朦胧而不真实,也像是在做梦一样。

 

曾经的几个夜里,他多希望喻文州就在他的身边,就在这个触手可及的地方。

 

有一回是高中旧友的婚礼,闹腾到深夜,几回下来王杰希也被一帮人灌酒灌得云里雾里,他四五点左右的时候才回到家。他很累,也很不清醒,独自找了个墙角跌坐在地,他一盏灯没开,室内昏暗无光,只有窗外云边一圈挣扎涌破的金晖。他就是会在这样的日子里,很想念很想念喻文州。

 

没有人会给他煮醒酒汤,连空气都如山寂静。

 

事到如今他的愿望实现,但是一点都不高兴。他现在当然可以悄悄地揽住喻文州,在婚姻关系下可以亲吻他的耳后,可以拥有他的身体,这些都不违法。可是他们的婚姻关系建立得十分荒诞,没有恋爱至上的激情,像是两个半百老人为了度过余生来寻求最合适的另一半。

 

 

 

上个月王杰希在美国重新见到喻文州,其实他知道他们总有一天会重逢,但没有想到会在谈判桌上争锋相对。很好笑的是三年过后他们依然利益对立。王杰希一直看着喻文州的眼睛,慢条斯理地说出自己的要求,喻文州也一直看着他,同以往一样没有回避,声音照旧温柔。

 

谈判结束后王杰希占得上风。喻文州虽攻败但大大方方地身退,他收拾好东西转身离开,一秒都没带犹豫,生怕再留一刻都会有不在计划之内的出错,他向来会伪装,但不代表眼前这个人没有揭穿的能力。

 

“喻先生。”

 

王杰希叫出这名字的时候语调和在谈判时几乎无差。

 

喻文州顿了顿脚步,过了几秒后只是侧着身子回看出声的人。

 

“什么事?”

 

“结婚的事。”王杰希说得云淡风轻,脸上的表情一样平平。他是故意而为,也为此心虚,但他知道此时此刻他们都是在强装镇定,他知道喻文州的,眼底下的一马平川掩藏着思念翻滚,昏天暗地。

 

但是王杰希也看得清他自己。

 

没有哪一次四目相对比这一次更能揭开真象,没有哪一次相视令人吝啬到窒息。王杰希听见自己心里的小人急不可待地坦露心声,他说,喂,王杰希,别再错过他了。

 

你是非他不可的。

 

TBC

来拉低活动质量了QAQ

想尽我所能地表达对老王的爱意

但我的语言没办法写出他万分之一的好

呜呜呜我亲爱的魔术师

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