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州

最喜欢王喻和吃草莓🍓



不杂食

王喻

谢谢喜欢啦

【王喻】云胡不喜 上

除夕夜的前两三天,北京下雪,一座城市铺天盖地张罗着过年,白里缀着红。

有繁华喧闹无休尽的热闹市区,拐过几条街后是隐世安然的老街四合院。王杰希的航班延误了好几天,本来是打算早些开始准备过年的,都说年三十晚前分分秒秒都不够用,现在也只能少去40个小时。

喻文州听到这事之后,笑着回他的微信,说王队应该买个航班延误险。

他发的是语音,王杰希没带耳机只好把音响孔搁在自己的耳边外放。刚好一辆本田从他身旁经过,车轮碾过低洼处多日的积水,溅起来的水声嘈嘈杂杂。他没能把这段语音听得太细,但能听清喻文州软侬口音里带着南方的甜味,一时间心情又好了起来。

冬季里的阳光也仿佛入眠,映下一片在石墙上,晕成模模糊糊的暗青色。落在旧瓦上稀稀落落的水滴结成千雕万刻的冰花,门前垂柳也披上了银凇。王杰希推开吱吱呀呀的前门,一进来,就看到朝思暮想的爱人。

他爱人喻文州在不急不缓地修剪一株月季花。

王杰希将滚路的行李箱停在手边,打算就这么看会儿。

像刚入松山还未消融的雪,竹林深处客家新煮的酒,像平阔荒漠里难见的孤洲,还有烟柳画桥的水乡里拂过温和的风。

怎么就这么动人。

“回来得比我晚,”脚步声还是藏不住王杰希这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喻文州早听见了,回身冲他笑,眼底掩着他很熟悉的狡黠,“晚上得请我吃饭。”

隔壁李叔和张妈在评价今年的剪纸窗花谁家漂亮,闻声见到王杰希后也冷冷淡淡地打了个招呼。

喻文州他们是知道的,早两年起这个眉眼清秀的年轻人就开始和王杰希一起回这个四合院过年,他性子好,待人尔雅,也很讨这院里所有人的喜欢。

只是知道这两个大男人的婚姻关系后难免尴尬,毕竟是活了半百的人,传统观念深重。曾经他们也表示过不欢迎喻文州,但是王杰希都强硬地一一驳回了,他们可以不接受,但是自己和喻文州的爱情没有人能干涉。

李叔和张妈都被他的态度吓了一跳,这些事也就在细碎无碍的闲话中不了了终——他们也只能对喻文州持着不冷不热的态度。

 “你别在意,”当时他们走在北京城某某街道上,夜里的风像是浸过了零下十度的冰水。喻文州搓搓他的手,平和地说,“谈一场全世界都反对的恋爱,挺刺激的。”

王杰希停下来看着他,很认真很认真,喻文州记得这个眼神,跟两年前王杰希求婚时如出一辙。京城的灯海彷徨,但落在他心上的却是如深海沉寂,万千星辰似的灯光点燃了他眼中摇曳的爱火,王杰希拥着他,在这个璀璨而又平凡的夜里。

 “不是全世界,”

他的声音在这般时刻总是厚如石洪。

 “你才是我的全世界。”

他吻了吻喻文州的手背,很轻很轻,像微风轻拂,浮云淡薄,但却十分忠诚。

 说回年二十九的这天。王杰希说是今年过年要好好准备,圆圆满满地讨个好寓意,实际上两个游戏宅男在生活方面还是懒得一如既往,喻文州爱吃,但不爱做,不爱做就算了,他还特喜欢看着王杰希做。

 一个年假里也只有他们在家,王杰希说喻文州你好歹贴个联子意思意思,喻文州说没吃饱不想动。

他们俩过年也就和平时一样了,喻文州抹去窗上的雪和冷热相差引起的水雾,好让午后最是温暖的光懒懒散散的闯进来。

王杰希洗完碗后坐在沙发上打算整理出一张要买的东西的清单,其实也不多,大部分也就是些喻文州爱吃的坚果利是糖。

喻文州躺在他身上玩手机,时不时分享一两条时事新闻。

年前王爸爸和王妈妈就出国了,这个旧屋便留给王杰希和喻文州过年闹腾。其实他们也想过完全没有必要回来,但喻文州说一定一定要在这过年,王杰希念旧,他没有明明白白地说出来,但是喻文州是知道的。

王杰希问他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喻文州蹭了蹭他的胸膛说,我猜的。

TBC

后续在暑假
我先考个试
(溜)

http://yuzhou1212.lofter.com/post/1d4ad7c5_105f1a96

全篇地址↑↑↑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