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州

最喜欢王喻和吃草莓🍓



不杂食

王喻

谢谢喜欢啦

【王喻】云胡不喜

除夕夜的前两三天,北京下雪,一座城市铺天盖地张罗着过年,白里缀着红。

 

有繁华喧闹无休尽的热闹市区,拐过几条街后是隐世安然的老街四合院。王杰希的航班延误了好几天,本来是打算早些开始准备过年的,都说年三十晚前分分秒秒都不够用,现在也只能少去四十个小时。

 

喻文州听到这事之后,笑着回他的微信,说王队应该买个航班延误险。

 

他发的是语音,王杰希没带耳机只好把音响孔搁在自己的耳边外放。刚好一辆本田从他身旁经过,车轮碾过低洼处多日的积水,溅起来的水声嘈嘈杂杂。他没能把这段语音听得太细,但能听清喻文州软侬口音里带着南方的甜味,一时间心情又好了起来。

 

冬季里的阳光也仿佛入眠,映下一片在石墙上,晕成模模糊糊的暗青色。落在旧瓦上稀稀落落的水滴结成千雕万刻的冰花,门前垂柳也披上了银凇。风卷着云悠悠过,王杰希推开吱吱呀呀的前门,一进来,就看到朝思暮想的爱人。

 

他爱人喻文州在不急不缓地修剪一株月季花。

 

王杰希将滚路的行李箱停在手边,打算就这么看会儿。

 

像刚入松山还未消融的雪,竹林深处客家新煮的酒,像平阔荒漠里难见的孤洲,还有烟柳画桥的水乡里拂过温和的风。

 

怎么就这么动人。

 

 

 

“回来得比我晚,”脚步声还是藏不住王杰希这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喻文州早听见了,回身冲他笑,眼底掩着他很熟悉的狡黠,“晚上得请我吃饭。”

 

隔壁李叔和张妈在评价今年的剪纸窗花谁家漂亮,闻声见到王杰希后也冷冷淡淡地打了个招呼。

 

喻文州他们是知道的,早两年起这个眉眼清秀的年轻人就开始和王杰希一起回这个四合院过年,他性子好,待人尔雅,也很讨这院里所有人的喜欢,特别要说小孩子,一见到文州哥哥就咧着嘴笑。

 

只是知道这两个大男人的婚姻关系后难免尴尬,毕竟是活了半百的人,传统观念深重。曾经他们也表示过不欢迎喻文州,但是王杰希都强硬地一一驳回了,眼里凛凛冽冽地换了一个色,对着他们也没有争吵,倒是让几位老人内心颤颤。

 

李叔和张妈都被他的态度吓了一跳,这些事也就在细碎无碍的闲话中不了了终。

 

“你别在意,”当时他们走在北京城某某街道上,夜里的风像是浸过了零下十度的冰水。喻文州搓搓他的手,平和地说,“谈一场全世界都反对的恋爱,挺刺激的。”

 

王杰希停下来看着他,很认真很认真,喻文州记得这个眼神,跟两年前王杰希求婚时如出一辙。京城的灯海彷徨,但落在他心上的却是深海空寂,那么多暖色的光已经杂糅地看不清了,像忽然扬起的砂灰,他们有无数个这样的夜晚是相拥而过的,这样的,璀璨而又平凡的夜里。

 

“不是全世界,”

 

他的声音在这般时刻总是厚如石洪。

 

“你才是我的全世界。”

 

他吻了吻喻文州的手背,很轻很轻,像微风轻拂,浮云淡薄,但却十分忠诚。

 

 

 

说回年二十九的这天。王杰希说是今年过年要好好准备,圆圆满满地讨个好寓意,实际上两个游戏宅男在生活方面还是懒得一如既往,喻文州爱吃,但不爱做,不爱做就算了,他还特喜欢看着王杰希做。

 

一个年假里也只有他们在家,王杰希说喻文州你好歹贴个联子意思意思,喻文州说没吃饱不想动。

 

他们俩过年也就和平时一样了,喻文州抹去窗上的雪和冷热相差引起的水雾,好让午后最是温暖的光懒懒散散的闯进来。王杰希洗完碗后坐在沙发上打算整理出一张要买的东西的清单,其实也不多,大部分也就是些喻文州爱吃的坚果利是糖。

 

喻文州躺在他身上玩手机,时不时分享一两条时事新闻。

 

年前王爸爸和王妈妈就出国了,这个旧屋便留给王杰希和喻文州过年闹腾。其实他们也想过完全没有必要回来,但喻文州说一定一定要在这过年,王杰希念旧,他没有地说出来,但是喻文州是知道的。

 

王杰希问他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喻文州掐了掐他的腰说,我猜的。

 

王杰希假装相信这条鱼精修炼多年,已是成仙。

 

一月的天,北方总还是呼着雪的。王杰希催他起来动动身,双手搁在腰上,又轻又浅地挠他痒痒肉。喻文州在沙发上躲来躲去,王杰希见他挠得自己更是心躁,没多说几句话把身下人圈在怀里。

 

动弹不得的喻文州觉得很无奈,他很委屈地说,“我觉得微草队长对我有非常大的敌意。”

 

被指控的微草队长很失望,“你会这么想都是因为你不了解我。”

 

“不是的,杰希,”喻文州把腿夹在他腰上,“你知道外边儿的小姑娘都说王喻的萌点是什么吗,是契合度高得过分。”

 

王杰希皱皱眉,“这年头居然还有人喜欢王喻?”

 

行了行了,我的华北第一醋王。

 

“我不管你怎么说,总之,在了解你这一方面上我还是很有自信。”

 

“什么是了解?”王杰希把他快要掉下去的腿拉回来,顺手很不客气地摸了两把。“据说我能做到请你吃饭一桌十八个菜每一个是你爱吃的,这是了解?”

 

喻文州黑线,“王队也不是没做过类似的事啊。”

 

“不记得了。”

 

“第六赛季夏休,”喻文州说前尘忘了大不了从头数过,“微草全员来G市,王队长能做到一桌点六笼叉烧包,真的是太恶劣了。”

 

“哦。”

 

“王队不打算解释点什么?”

 

“那就是为了气死你的。”王杰希声音愉悦地搓了搓他的耳朵。

 

喻文州:“……∩_∩”

 

 

 

但是相反来说,喻文州委实没有告诉过几个人他不喜欢吃叉烧包的事。别人眼里的喻文州哪有这些不足挂齿的缺点,他都是那么好,二月的雪三月的风,都是和他一样的。他从来也不会思考王杰希是怎么知道的,自始至终都是在生活的细节里被捕寻,他的王先生,永远都是在这些个方面那么迷人。

 

 

 

要出门的那会儿已经十点半了,这片地方没什么灯,走出去有一条路都是黑得不见五指。王杰希特别温柔地说要牵他的手,喻文州特别残忍地说不要,我好冷,我要插着口袋。

 

王杰希就把手搭在他肩膀上推着他走,形态很幼稚,像小孩子开小火车一样。他们走得很慢,天太冷了,像是疏散了血脉里涌动的所有力气。喻文州踩雪的声音错落可闻,王杰希听得特别清楚,他们在这个情况下谁都不会说话。

 

是安静的。星雪的呼吸是安静的,他们的爱情是安静的。

 

有人说爱一个人而陪伴他的日子会变得很慢很慢,是没有知觉的,不知不觉地让生活变得细水合该长流。让生活变得多情多愁,多一份喜哀,多一份未知再有期许,愿意在柔晖洒在半边窗台的午后回忆往事,连夜晚入睡时梦都是岁月安稳的。

 

他们都是这样温柔的人。

 

快要走出巷口时已经能看到光亮所及了,行人匆匆过路,车辆也及近为无。喻文州故意把手伸进他的口袋里,他体寒,自己捂不暖,拽住王杰希的时候往内侧了两步,没稳住身子,十分无辜地贴在王杰希身上。

 

“杰希,”喻文州突然说,“我想许愿了。”

 

王杰希习以为常他有时候的发神经,平淡地说,“许吧,我等着你。”

 

“我许好了。”

 

那时风雪还未平。

 

“那我们走吧。”

Fin

王喻=天底下最好的cp

老王快要生日啦

预祝我们的魔术师生日快乐

喻总不喜欢叉烧包在那个小本本里有说到

我鱼太有眼光了

叉烧包是真的难吃

(⋈◍>◡<◍)。✧♡

评论(16)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