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州

最喜欢王喻和吃草莓🍓



不杂食

王喻

谢谢喜欢啦

【王喻】王先生有一个情敌


“时间不早了。”

王杰希撩开窗帘的一角,深色夜里呼吸微弱的碎雪在寻觅着飘荡。回头看见喻文州裹着薄薄的白色棉毯,电视里播放着不知道哪个台的跨年演唱会,声音太大了,大到让人觉得心烦。

北方冬季对于喻文州来说还是太冷了,何况他在G市习惯了27年的十二月温度,不喜欢穿厚重的大衣和在脖间围上毛茸茸的围巾,冻了他活该,也是心甘情愿。王杰希就跟成年老师教育小孩子一样纠结这个问题不厌其烦,嘴上说不动他,就趁他不留意时在背后突然袭击,在抱住喻文州的同时将衣服草率地套上。

“不准动。”真是太幼稚了。

喻文州先是楞了一愣,转过身来蹭蹭他的颈窝,“不动就不动。”,事实上王杰希身体特别温暖,喻文州像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在冬季能重复几十次。

那天B市也在下雪,黄昏时分的天空薄得像晕着彩墨的冰片,仿佛能透过去看到天上是什么。喻文州躺在男朋友的腿上,手机用了两三年,刷新闻半天都弹不出内容。电视仍在播放,快到新闻联播了,他们都不看,王杰希一边揉着他的头发另一只手捧着厚厚的书,只是一本菜谱,大多都是甜点做法。

王杰希说要亲自动手养活自家美食博主,喻文州说真好我就等着你这句话。他刚刚签收完最后一件烘焙的快递,心满意足地说你不做给我吃我们就不要在一起了。

正在打蛋清的男人闻言笑着说,“当年不是你先告的白吗?”

“是吗,”喻文州偷偷跑走去找拆箱子的剪刀,“我不记得了。”


当年世邀赛后的新赛季,蓝雨状态持续下滑。当晚结束赛事后喻文州突然宣布退役,让一众不论是同行还是记者,又或是关注着荣耀的粉丝们惊吓得无法言语。

因为喻文州根本没到退役的年龄,与他同期出道的选手仍在赛场上发光发热。

“喻文州,”那场比赛蓝雨输给微草,王杰希获悉这个消息时心情谈不上舒畅,“可以说说理由吗?”

被叫住在半路的喻文州过了好一会儿才转过身,眉眼间勾起一弯新月,温柔地笑出声。

“我发现我喜欢你了。我要再继续在赛场上,看到你一定会分心。”

听起来好假。

那段时间他们确实非常暧昧,世邀赛期间的王杰希和喻文州总是该或不该地擦出火花。以前各自为主时,从来都不知道他们的化学反应是平淡还是爆炸,但他们是爆炸之后回归平淡,淡如细水长流,岁月静好。喻文州觉得王杰希和他好适合。

成熟,稳重,还特别懂他。

特别懂他眼睛里的星辰大海,他是孤独守望的大海,而王杰希呢,王杰希是耀眼的星辰。

王杰希是榆木脑袋,听到这人的回答时思绪已经跳出了火星但就是拉不回重点,他想到他们两个有性别障碍,再想到闲言尖酸。最后看到喻文州时,眼前却是未曾有的澄亮。

喻文州决定不逗他了,十分诚实地说:

“我的手不能再打比赛了。我已经很久没去医院了,结果一去医生就告诉我,再打下去竟然还有治不好的风险。”

他顿了一顿说,“其实当初选择这条路也是我一意孤行。”喻文州惋惜地看着自己的右手,“所以呢,你信哪个版本?”

他不可能是个无缘无故的“手残”,王杰希几年前就知道,他肯定有秘密,暂时无法透露出口的秘密。

他像是回过了神,轻轻地抓过那只手把整个喻文州揽入自己的怀里,喻文州的脑袋顺势搁在他的肩膀上。他就是在这一瞬间觉得,王杰希的颈间好暖呵,在冬天枕上去又会是什么感觉。

接着就听见这人说,

“我都信。”


温柔的爱情就是风卷着浪,指引方向。王杰希和喻文州恋爱三年,三年里他习惯了曾经无法接触的生活方式。每10秒去担心另一半的存在,去心疼尽其所有的关怀,更别说像王杰希这样的男人,几年来慢慢地对喻文州滋生出强大的占有欲。

“文州,”他给喻文州做了一个慕斯蛋糕,外层洒满樱花粉,“过来尝一下。”

喻文州放下抱在怀里的玩偶,连拖鞋都来不及穿就冲到厨房里。王杰希刚刚完成最后一道加工,喻文州就非常自觉地去碗柜里找两个小勺子。

不得不说自从同居之后,王杰希觉得餐具越来越齐全。

退役后的喻文州遵循本意当起美食博主,他喜欢甜品,不喜欢腻口的肥肉。不过大多数晒的都是男朋友为他专做的美食,这让还在关注着喻文州的千万粉丝觉得仿佛其实是自己在吃糖,吧唧吧唧甜得受不了。

“怎么样?”王杰希见他挖了一大口,里面的草莓酱在蛋糕间流出来,“还算甜吗?”

“嗯……”喻文州轻轻一笑,声音如绵羊似的软。

王杰希受不住搂着他的脑袋掰过来,贴着嘴唇吻了一吻。

喻文州脑子晕晕地说,“这个,太甜了。”


冬天太安静。吃完之后喻文州躺在王杰希腿上,他也不玩手机了,他男朋友说明天去买一个新的。暖气在不大的房间里蒸腾弥散,王杰希撩起贴在他额边的碎发把玩,电视里在播着什么,谁在乎呢。

“杰希……”喻文州突然腾坐起来,嘴唇与王杰希的贴个正着,“你对我这么好,哪天分手了怎么办。”

王杰希一边搂着他的腰别让他塌下去,亲吻着他的耳垂说,“未雨绸缪?”

不给喻文州回答的机会,王杰希接着掐掐他的脸,“你敢远走我一步,我这辈子都不给你做饭。”

喻文州佯装生气地鼓着脸,用鼻尖蹭了蹭王杰希。

“我输了。”


隔天王杰希带回来一只白棕相叠的波斯猫,取名叫莎翁。


喻文州说他和王杰希分手了。

因为他爱上了莎翁。

Fin.

那篇车可能会有后续在那之前我们先清水一下,咳咳
(๑Ő௰Ő๑)




评论(17)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