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州

首页推土机

王喻/也青/铠约

洁癖 非黑即白的洁癖

“不是跟你说了一大早上起来别穿短裤,”王杰希收拾着凌乱的床铺,“不怕我吃了你?”

这天刚入秋,南方送走炎炎烈日的方式是清晨下了一场倾盆大雨,气温骤降,特别是早间,凉风透过皮肤入骨,让人裹着被子贪暖。王杰希想让他别穿着短裤,两条白腿晃悠悠的看着哆嗦,喻文州满不在乎地说,“你别看这样,过几天夏天就回来了。”

刚刚他洗漱完,把刷牙杯毛巾摆放整齐,出来后整个人挂在王杰希身上,“你还没吃饱啊——”喻文州故意说出这句,早晨刚刚觉醒,声音氤氲模糊,甜得跟碗芝麻糊一样。

王杰希刚刚好收拾完,房间看起来干净整洁,这是他们的习惯,两个人在一起十二年早晚不止的习惯。他抱着喻文州在窗台边腻了一会儿,透过窗户边儿看见今天天气不好,似乎不是阴天,但仔细看见雨落下来细如针丝。

“这天温度挺好,”喻文州松松地将双手搂在男朋友腰上,“冰冰凉凉的,你别怪我不穿长裤子 。”

王杰希叹声气,“哪里好。”

入秋了,秋天过了,冬天也就要来。王杰希问他回不回北京过年,今年小侄子要小升初考试了,小侄子是在他们确定关系的那一年出生的。喻文州笑嘻嘻地问他,这孩子像不像他们自己爱情的结晶。

王杰希觉得有些好笑,揉乱他梳得整齐服帖的前发。喻文州看他在自己额上作法,非常不服气地蹭乱他笔挺的衬衫。

王杰希掐了一把他的腿,“你幼不幼稚。”

“你要是给我做冰淇淋炖鸡,我可以变身。”

“……”

王杰希最后在他嘴唇上嘬了一口,“我还是吃了你吧,这样比较省心。”

fin

死不要脸打个tag,溜ヽ(*´∀`)ノ゚

评论(5)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