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州

莫关注,高三嘞

【王喻】锦瑟无端五十弦

☆这个文州可能有点儿幼稚

喻文州,人如其名温和如玉,蓝雨事务所的金牌律师。喜欢白斩鸡和粉红豹,就是那只半眯着眼就像是没睡醒的动漫形象,蓝雨的办公室还摆着个一比一的人形玩偶,乍一看有点儿渗人,曾经黄少天痛心疾首地问他为什么。

他笑着说:“辟邪。”

喻律师早上刚坐下时就收到他妈的短信,说是隔壁家儿子今年终于是回来了,两家感情好,让他下班后早些赶回来吃晚饭。喻文州刷了几下屏幕没有显示更多的内容,懒懒散散地玩儿似的回复:

“是吗?他叫什么啊?”

他妈估摸着给他发消息后就蹲着玩消消乐,神速回复又挺无奈地说:

“别闹,人王杰希,跟你从小玩到大呢。”

“哦。”

喻文州也就这么回复了一句,昨天开黑熬得有些厉害,再也没说什么趴下就睡了。




以前王杰希特别不喜欢他趴在桌子上睡觉,喻文州就爱在数学课上睡,数学老师是个近视老头子,还不爱戴眼镜,遮遮掩掩地倒是看不出什么,让喻文州顺顺利利地混过了高中三年。喻文州也不是吊儿郎当的社会青年,他文科成绩好,哲学文化经济发展信手拈来,最后还是很够本地考上重本,前途一片光明。

喻文州就是喜欢把空的作业本“啪”地一声扔在专心解题的王杰希面前,清着嗓子拖着长声喊道,“王杰希,你教我。”

然后王杰希就沉默着把他的作业本一通地扫到了地上,也是“啪”地一声响。

喻文州觉得王杰希特烦人。

有些年这地儿大约在十月才入秋,突然降温,冷空气虽然一场清晨的大雨来临。喻文州不太能接受这太突兀的季节转变,他还是喜欢穿短裤,上体育课的时候就是喜欢蹲在楼梯门口和黄少天那几个人吃山楂冰棒,两条腿晃悠悠的。王杰希跟别人谈完什么事就过来找他,别的人他都不看,他就是盯着喻文州,许久后才说:“你不冷吗?”

“不冷。”

“明天穿长裤出门。”

“不穿。”

喻文州说这些话还是笑着的,他天生就会笑,笑起来眼睛特别好看。王杰希等到他笑到挂不住脸,那时候喻文州刚好也吃完了山楂冰棒,融化了的冰棒水流得满手都是,王杰希催他赶紧去洗手。

那会儿黄少天特别不爽,怎么敢有人这么和他兄弟说话,一个年少气傲耐不住性子就冲上去嚷道:“王杰希你是他谁啊?”

王杰希当然没有理会。

只是喻文州闻着这火药气味儿不太对,反应迅速地搂上王杰希的脖子,还顺手把冰棒化的甜水一个劲儿地往王杰希脸上抹。

“我爸,你看像吗?”喻文州笑嘻嘻的。

旁边瘫在楼梯口的郑轩叼着根小木棍看穿一切,扯过黄少天的脑袋算是帮他应了:
“我觉得可以。”



扪心自问,他俩在一块儿地方生活了十几年,天空看的是同一片,四季轮转是同一个规律。喻文州有时候就是觉得王杰希很好,单亲家庭总是少些安全感的,可他就能把这一块儿给填补了。也不是说王杰希少年老成活着像老父亲似的,只是喻文州很乐意和他待在一块儿,他可以把自己所有的天真幼稚都展现给王杰希看。

那会儿子高一升高二,过了升高中的新鲜感,所有事情习惯回归正轨,该干嘛干嘛。冬天喻文州泡脚王杰希在他边儿上坐着,喻文州手里捧着部现代文阅读,王杰希手里刷着圆锥曲线的题。他们俩一起围着一条棉被子,被单是蓝色底的,上面印着单调的太阳花。

王杰希把练习册压在被子上写,压得不紧,于是一会儿被子就全让喻文州悄无声息地搂到他那儿去了。

“喻文州!”王杰希喊一声。

喻文州不理。

喻文州放下手中的书,连同自己和被子一起向王杰希那儿凑过去,跟刚醒还睡眼惺忪的猫儿似的。王杰希才发现喻文州把被子揉得一团糟,死活找不到那正正方方的四角,他翻了一下,索性直接覆在自己和喻文州身上,反正暖和就成。

“懒死你。”喻文州踹他一脚。

“一起懒死算了。”王杰希无比坦然。

已经有些困意的喻文州把厚重的书本盖在自己脸上,“冬天什么时候过去啊?”

“冬天已经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其实只是和你在一起,冬天也没有那么让人觉得难挨而已 。



“在这做什么?”

喻文州躲在拐角处想着这七零八碎的事儿,突兀的声音响起伴随另一双皮鞋出现在视野里。王杰希还是那般模样,年少时该是什么面貌,如今是在正装下更有了三十岁来岁的那份可靠,喻文州无论嘴上说多少遍,但记忆总归不是硬盘删除,说忘就忘。

王杰希手上提着菜,另一只空出来的就抬起捋了捋喻文州额前的发说,
“你这刘海太丑了。”

被点评了一番的喻文州面上带着几分见客人的笑,手上动作却是扯出王杰希领上绑的一丝不苟的领带,依旧面带三分桃花,作着假道:
“王总这领带也太难看了。”

王杰希知道他是故意的,当然也就不生气。但被他这么一笑确实又弄得心里痒痒,报复地捏了一把始作俑者的脸。

这一捏倒让喻文州愣住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要拿什么怼回去,最主要的不是不知道怎么回复,是他根本不知道王杰希要干什么。

就像几年前,王杰希要走,他不知道要干什么,现在王杰希对他好,这份好太突兀,他依旧稀里糊涂。

“我栽你手里了。”

喻文州终于带点生气地说了这么一句,走快两步按响家里门铃。




王杰希五岁的小侄女在所有菜都上齐后特别激动地指着正中间道,“文州哥哥,这是文州哥哥最喜欢的白斩鸡。”

小侄女喜欢喻文州,特别喜欢邻居家这个笑起来像月弯弯的好看哥哥。王杰希十几来岁就说他招女孩子喜欢,白衣少年,梦里童话,都是说喻文州的。但是王杰希就跟他相反,女孩子从来不找他合照,因为他这一本正经的老学究样儿。

喻文州觉得王杰希才不这样,王杰希的内心都是喜羊羊与灰太狼的戏码,只是别人不知道,总猜测他太高深。

他看着王杰希满含笑意地跟长辈们交谈,突然心底没理由地失落。于是他就跟小侄女玩石头剪刀布,小孩子玩这些永远也玩不腻。而立之年的喻文州突然觉得小孩子真好,他那会儿读书的时候绝对得比现在幸福啊。

王杰希陪着老一辈喝白酒,偷瞄了他好几眼。

看来他这几年也吃得挺好,该长的肉一斤没少。

喻文州可是个梦想成为美食博主的人,每日每夜狂吃狂喝一言不合就报复社会的那种。最理想的是吃的再多也不会长胖,事实上他也没多少斤肉,只不过捏上去还有些软。

美食博主没做成,最后选了个正儿八经的专业,喻文州前前后后从头到尾打算了一遍,发现美食博主太理想,得有个人养着自己才行。

那会儿王杰希要去北京创业,将来会要一年都见不到几次面。喻文州听后就跟他翻脸了,他年少的时候永远管不住自己的情绪,还是跟个孩子一样拿不到自己想要玩具,就这样和王杰希大吵了一架。

王杰希没有和他对吵,那一天他在喻文州面前出奇地有了一阵内心的平静。

他听喻文州说完了,就轻轻扣住面前这个人的腰,闭上眼睛在喻文州耳边吟语,好像在做最后的告别。

“喻文州,你是我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可是,对不起。”

这本不是什么大件事,在这个现代信息技术发达的年代,就算见不了面,每晚一个视频通话还不简单吗。

他们都没有往这个方面想。

因为太年轻,对于爱情,都想要一个轰轰烈烈甜甜蜜蜜。

再过多几年,回想起这件事,王杰希认为是自己的不留情面和丝毫不妥协成为了谋杀一切主谋,而喻文州觉得是因为自己逼得太紧不留余地才让王杰希窜逃。

他们根本都不怪罪对方,甚至在追究自己。

可他们都不愿低头。

喻文州也明白,王杰希不能一辈子带着他,一辈子为他指点迷津,一辈子给他放在生活各个角落里的细微关心,但突然的抽离让他这条摔入深海里的鱼瞬间迷失方向。

也只是因为这样,喻文州才会像风推着波浪,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向岸上游,他尝试按照王杰希的方式去生活,尝试在王杰希的身上逐步摸索自己的影子,沉淀岁月打磨了一个坚韧无比的喻文州。

他和王杰希真的很像。

喻文州从开始一直惦念着王杰希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到后来已经被手头的工作淹没得已经没有那么有精力去记念着这些。黄少天有一回给他买饭的时候突然说,喻文州,我觉得你有些变了。

“什么?”喻文州慢慢地拆开包装袋。

“你以前没有这么社会的……我的意思是你以前还是个很单纯很天真的少年,自从王杰希走后……或许我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间开始吧,你就从那个跟我们厮混在一起的喻文州变了。你开始变得跟那个需要被人时常点醒的少年不一样,已经能独当一面了……”

喻文州出神地咀嚼着一块白斩鸡,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这块特别没有味道。

他以为自己能把王杰希放下了,能忘记了。

可黄少天说起这番话的时候,他能清晰地感觉到,左胸后的心脏诚实地跳动,对王杰希的思念一直在翻卷云涌。





“工作辛苦吗?”
昏黄的路灯下,两个人并肩漫步。刚刚吃完那一餐饱饭,还是需要消化消化。

“还好,”喻文州伸了个懒腰,“人民生活幸福和谐,没什么官司要打了。”

“那么你呢,”喻文州问他,“好像依稀有几次能在财经杂志上看见你呢,王总裁。”

“很忙,”王杰希听他打趣笑着摇摇头,“忙得昏天黑地。”

“北漂真的名不虚传,刚去京城的那几年,我和一个朋友合租地下室,漏水,隔音不好,这些你一定都听说过,”王杰希放缓脚步,和他的语气一样,“最忙最忙的那段时期,总是能想到你。”

“王杰希……”喻文州有点想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你以前不这么叫我的。”王杰希敲他脑袋。

“好吧……杰希。”喻文州意识到自己很久没有这么叫过眼前人了。

王杰希回他以一个吻。

空无一人的街上静谧无言,微弱的光亮将自己隐匿进黑夜里。这个夜晚很浪漫,应当配一支钢琴曲,动听献给两个相爱的人。

这个吻并不长,却让喻文州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王杰希放开他,替他整理又被晚风吹乱的额发。

好像已经过去了那种要为爱情撞得头破血流的年纪,此刻等待的是慢如斯的细水长流。

“终于在北京买了第一套房子后,很想跟你分享成功的喜悦,”王杰希继续说,“可还是拉不下面子跟你和好,想你先和我低头。”

喻文州哼一声,“我也是这么想的。”

“我们白白浪费了多少年。”

“才没有浪费,”喻文州和他十指相扣,“如果没有那么久,我也不会变成现在的喻文州。”

“确实变了。”

喻文州以为他要夸自己。

“变胖了。”王杰希忍不住笑出声。

幼稚得要命。

喻文州在他掌心里画圈圈,挠痒痒,“那你还要我不?”

年少时强大的责任感让王杰希去追求一个更满意的身份,这样他才能心安理得地与他爱的人并肩一辈子。他终于得到了,也不会再去衡量,事业与爱情,到底哪一方更重要。

“要,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放开。”

Fin.

你应该和你爱的人去看天大地大,而不是抱在一起相互取暖。
                                                                                 ——乔一

不会取题目了(哭

评论(7)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