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州

最喜欢王喻和吃草莓🍓



不杂食

王喻

谢谢喜欢啦

《眷属与兄妹》(孙杨×傅园慧)

*突然想起来还没在lof发这篇
*有个bug是白杨到底在水里还是岸上
*短篇
*食用愉快

chapter1
“如果你突然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自己的哥哥……像亲哥哥一样的大师兄吧,但是纵观他的情史,他能看上的姑娘都不是你这类型的,你该怎么办?”

这是傅园慧在知乎上敲下的第一个问题。

阿傅皱着眉头放下手机。当她发现自己意外地喜欢孙杨时,不同于寻常姑娘家的满心冒着粉色泡泡,而是困惑得连面前只摆了三个包子都越吃越苦恼,心里揪得就像下了一盘死局,面对一盒数不清的棋子像个小孩儿一样手足无措。

怎么会喜欢大师兄?你要是跟她说这可是她相识了十几年的好哥哥,阿傅也不得不提醒自己,奥运会上大白杨给她的全国直播的那一抱,她直接撞在他怀里的那一刻,自己确确实实在心里溢满了奇怪的少女心思。

“唉。”傅园慧再度叹了一口气,听到手机哔哔地响,立马划开屏幕看脑洞大开的网友们会给她怎样乱七八糟的回复。除了一两条什么“你就上了他别怂”等带有颜色的不正经回复´_>`,还有一条,阿傅是仔仔细细读了一遍。

“首先得知道一下,他喜不喜欢你吧。”

回复人看起来是个区别于非主流小年轻的社会人才,逗号与句号齐齐用上,显得一板一眼的。傅园慧觉得此人提议值得一行,看起来就像是给她人生导向的大姐姐,便立刻摁下第二个问题,

“那我用什么办法呢?”

那边的回复来得很慢,似乎是进行了长时间的斟酌,

“额……比如说,你在他面前穿得少点,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阿傅下意识吞了两口口水。

话粗理不粗啊,如果大白杨看到那样的自己会眼神飘忽心绪不镇定,那岂不是真没把自己的亲妹妹,未来的道路可是一片光亮。
可万一他还真啥都没感觉……

那她也许得先找两把铲子随时挖个洞,准备好往里钻进去。

隔天阿傅收到紧身小泳衣的快递,抱着灰色袋子埋脸进了宿舍。一旁的叶诗文在床上做着俯卧撑,见到她的举动按捺不住人人都有的好奇心下了床。

“你买了啥呢,这么神秘。”

“没没没,”阿傅冲她挥挥手,急溜溜地冲进了浴室,“亲爱的小叶子你最美了快去干你的事去。 ”

叶诗文哪可能听她的话,站在门边追问个不停。

阿傅拆开包装袋,拿出店家精心绕了三层透明胶的小泳衣。她还在纠结到底穿还是不穿,弹泳衣的经历毕竟还历历在目。

傅园慧狠心咬了自己一口,为了自己的终身大事,舍不得泳衣套不着杨。她脱下自己的运动服,拿出泳衣一点点往上套。
这紧得……阿傅倒吸一口凉气,自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肉被勒得发红。她咬紧牙小声地对自己说,

“如果我以后真的泡到了杨哥”,阿傅提好肩带,“我一定要逼他在我面前穿紧身泳裤。”

最后大功告成,傅园慧掏出手机噼里啪啦地发短信。

——杨哥,嗯……我有点自由泳方面的事情向请教一下你,你你你能不能立马出来啊,拜托了我亲爱的大羊哥🐑(*´▽`*)

看到屏幕上显示发送成功了的阿傅,靠在门背后吁了口长气。门外小叶子还在闹腾,好像还把刘湘也给扯来了,阿傅又赶紧起身套回运动短袖衫。

这时候手机铃声想起,孙杨给她回了短信。
——好啊,我正好有空。去五区的游泳室吧,这个时间段那里应该没人。

傅园慧抖抖脑袋。

她拉开门锁之后,看着脸上写着满满好奇的湘湘和小叶子,只匆匆留下一句话,“你们最爱的傅爷我要去为人生开拓未来了”,便头也不回地往外跑去。

阿傅似乎没有留意到,大白杨短信里约好的五区游泳室,他强调的“没人”,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跑到五区的时候,孙杨已经在那里等了。傅园慧冲上去给了个大熊抱,雀跃地说道“嘿杨哥,下午好啊,你看今天的阳光真刺眼”。

大白杨笑着应她。

阿傅看着眼前在水里的大白杨,裸露的上身跟着飘动的水晃来晃去。她耳根微微一红,暗自大叫不好,完了,不管这位亲哥对她有没有意思,她都已经深陷不拔了。

孙杨在水里唤着她,“等什么呢,快下水啊。”

“哦哦,”傅园慧难为情地咽了咽口水,双手捏着衣边能有多慢就多慢地往上拉。

等到完全脱完的时候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看见大白杨正眼盯盯地望着他时,开始留心他的反应。

孙杨的反应是这样的:
“嗯,下水吧,你想请教什么来着。”

无数枚爆裂性炸药在阿傅的心里一齐爆炸。

什么嘛,喂喂喂你看看这泳衣,紧得连小屁股都露出了半截,衣服太低,活生生给她挤出了个深沟。都这样了,就算是亲妹妹都该给点男人的反应吧?!

傅园慧觉得这已经不是亲兄妹的问题了,而且上升到了人格歧视的这等等级的严重地步。

她闷闷不乐地跳下水,在不解风情的大白杨身边。

“唉。”晚饭阿傅吃得依旧没有好胃口,怪谁,还不是因为她半确定了大白杨对她果真没意思。如今倒好,二十岁的风华正茂啊,为情忧伤了。

而旁边桌的宁泽涛则是一脸茫然。

今天杨哥怎么了?莫名其妙地舔嘴唇,还笑得一脸春心荡漾??
是今天食堂的饭破天荒地好吃了吗?

他赶紧挖了一大勺往嘴里送,不出三秒,又仿佛吃了毒药一般吐了出来。

chapter2
明天要进行大幅度的加强训练。

傅园慧吞下最后一口饭,米粒依旧像涨了水似的,不知道是不是心情的缘故,尤其是今天的难以下咽。她想问叶子和湘湘走不走,可看见她们俩别于自己低气压地吵着笑着,悻悻地觉得算了。

“你们慢吃,”阿傅推开椅子,“我先回宿舍了。”

时间还早,她走出食堂的时候,还能看见红黄交染的黄昏时刻,蒙蒙的云里有几点金亮,跟着云层们缓缓地向西游。
傅园慧突然想起知乎上的知心大姐姐,虽然事情不尽人意,但是好歹告诉人家一个结果。

“他是真的对我没感觉´_>`”

阿傅闷闷地在手机上打着字。

那边的回复晚了半个小时,当时她正躺在床上困惑地认真思考她与孙杨之间的关系。只是没想多久,她又回忆起了今早大白杨在她面前裸露的完美上身,在水里模模糊糊的,无法制止地肆意晃在自己眼睛里……

傅园慧拍拍脑子。

这都摸了几百遍你还脸红个啥啊?!!

阿傅深呼一口气,抓起身边的手机看知心姐姐的回复。她扫了一眼内容,知心姐姐没有给她加油鼓劲,也没有叫她不顾一切地往前冲:
“既然如此……去找个地方把这件事说出来吧。既然你不希望知道这件事的是他,那不如是一个地方……比如说,鼓浪屿?那儿很美,是一个好地方。”

鼓浪屿?傅园慧觉得这个主意不错,明天训练结束后就像教练提出申请吧。其实她一向认为朝着大海呼喊心事是言情小说悲情女主角才会干的事,这不,一不小心落在她头上了。

阿傅揉揉眼睛,今天莫名的困意袭来,现在她只想趴在床上,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早点梦到大白杨。

第二天下午,傅园慧敲了教练的门,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后便话不留机直抒来意。

“教练,是这样的,”阿傅的目光一直定在面前的木桌上,“这三天我想请个假,我好累啊,身心俱疲,教练你看看我,一条可爱的小白龙都要瘦成白龙干了。”

说完捏捏自己脸上的肉。

教练早就摸清了他们一整个游泳队的套路,用疑虑地眼光看着她,也不说话。
幸好傅园慧是个乖巧的运动员。

请假少,训练也认真。教练看看阿傅蹋拉着的脸,觉得是可以给她一个好好休息的机会。

毕竟咱们中国运动员,就应该像那八九点的太阳嘛(^_^)。

请完假的傅园慧立刻眉开眼笑地握上教练的手,转身却又换了个表情回去收拾东西。走过转角的阿傅眼里只有前方的路,根本没有留意身后又钻进教练办公室的高大身影。

教练见到孙杨进来,想起刚刚才走的傅园慧,条件反射地问:“你不会也要请假吧?”

孙杨脸上绷不住表情,莫名其妙地大笑起来:“是啊教练你真厉害。”

“为……为什么?”教练懵圈。

大白杨整理好自己的笑容,但还是憋不住地挑起嘴角。

“教练,我向你坦白。”

“什么??”

孙杨咳嗽两声,“其实园园和我在一起了。对不起教练我们真不是故意的,但是感情这玩意儿没办法。”

“……”

“刚刚园园来请假了吧。是这样的,昨天我跟她吵架了。她觉得很郁闷,想去走走,你说我这个当男朋友的能不跟着吗。不信你看看,刚刚园园进来的时候时黑着脸的吧,我得去哄哄她啊。”

“……”

教练觉得事情发展得太快,他什么也说不上来。

“……你……你去吧……”

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他在心里默默念道。

傅园慧到达厦门的时候,特地选了个清晨前往鼓浪屿。海边得风很凉快,又捎带着夏天的热度,她光着脚走在沙滩上,浪声叠叠,打在不远处的礁石上。
清晨,也不是黄金周,人很少。最多的反而是孤独的渔船,上了年纪的渔夫们坐在船上谈笑着,总之注意不到她。

那现在可以说了吧。
“孙杨——”
面前的望不尽的大海。
“我喜欢你——”
海面上的浪花依旧在喧嚣。

突然安静了下来,阿傅抬抬头,天空一片温和。身后好像有脚步声,该是来游玩的旅客吧,最好别是一对情侣,不然她看着难过。

下一秒她却被人楼住了。
她靠在那个人的胸前,双手被他紧握着。傅园慧感觉到他在用下巴揉揉她的她的头发,把她用力地圈在怀里。
阳光撒在海面上泛起点点光亮。
他用她最熟悉的声音说:
.
“我知道啊——”

尾声
傅园慧看到孙杨吃惊地说不出话来,似乎幸福的惊喜已经堵住了她的喉咙,脑子里只回荡着他那一句话。

“我知道啊——”
“我知道啊——”
“我知道啊——”
……

“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她被大白杨搂在海边站了好久,浪声重起,绵绵地问他话。

孙杨靠近她的耳边。这让她觉得自己一呼吸,全部都是他的味道:

“很简单的。”
……
“先收买小叶子和湘湘。”
“她们告诉我你开了个知乎的账号。”
“我去回答你的问题。”
“再一步步把你带来这里。”

孙杨在最后一句话之前,温柔地吻上她的脖颈。

“然后……我就追到你了。”

Fin

*以后不常写远洋了,连《与我同想》都要缓更
*唉

评论(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