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州

最喜欢王喻和吃草莓🍓



不杂食

王喻

谢谢喜欢啦

【王喻24h/19:00】《自知》

很久很久以前在B站看到一句弹幕

“如果有人能懂王杰希,喻文州一定是数一数二的那一个。”

所以一直都很想写一篇这样的文

奈何开学太早时间太匆忙了还是没写好(跪着哭)

说起来我是15年的5月看的全职,这是陪文州过的第二个生日

我亲爱的喻队啊,生日快乐哦,今年也一直一直爱着你

 

——————

 前几天听黄少天跟食堂阿姨嚷嚷少买些秋葵,这么一看,已经是六月底了。喻文州倒不是不喜欢六月,他性子不吵不闹,却也热爱六月的温度,只不过一过月底下半赛季气势汹汹,心中自然是紧绷了根弦。前几赛季皆是兵败沙场,被封为四大战术大师之一的自己竟然失误连连,说实话,喻文州对于这一赛季,心里也很是没底。

  

  他把自己关在训练室研究以往的比赛视频,特别是和叶修的那几场。他很多次的“失算”都出自于这里。看得久了便忘记了时间,要不是黄少天来找他吐槽郑轩徐景熙他们几个吃秋葵吃得这么欢,喻文州怕是要一场晚饭当作空气吃了。

 

  “诶,队长。”黄少天随口问了一句,“我们第一场打谁来着?”

 

  喻文州抬头勾嘴笑笑,说这两个字的时候声音犹然清亮。这支战队确实是他最为惦念的,遇上是幸运,可却是因为这梁结得太深。

 

  “微草。”

 

  他把鼠标移了移,正准备关电脑时,屏幕上的显示着一个小视频图像,标题是第六赛季蓝雨夺冠迎战微草。他顿时心里起了阵不小的波澜,回忆起那个高举奖杯的日子,再想起那场比赛的人与事,索克萨尔和王不留行,这让久久不息的暖流在心中翻滚波涌。喻文州收拾收拾桌边的文件,突然就想到了一些事。

 

  王杰希啊,是很多年的对手了。

 

  

 

  喻文州在还没出道的时候就与王杰希相识,他们同是十几来岁的稚嫩孩子,一个在蓝雨,另一个在微草。偶尔在观众席上撞见,就交流几句对比赛的见解,实在没有亮点的时候,倒也可以默默无话直到退场。喻文州和王杰希都不是好动的人,但是沉默相对的时候也感受不到尴尬的气氛,他们大概那时候就了然于心,自己与对方,既不是熟到知心知底的朋友,但也没有那股子生疏,就像是你在生命中一位很懂你的人,遇到他总归是很幸运的。

 

  这样的关系维持了很久很久,喻文州也没有认真看,微草与蓝雨赛后握手时,王杰希有没有笑,还是永远只有一个表情。

 

  他有一次说了一句“打得不错”。

 

  不过那只是一个职业选手的专业评价,这点喻文州还是听出来了。好像之前卢瀚文找刘小别切磋的时候,他隐约听到耳机里传来的声音,刘小别说自己的队长总是不苟言笑的,对内对外都十分严肃。喻文州在这点上无比赞同,但又觉得王杰希不似霸图的韩文清,面上一道凛冽就让人畏惧三分,他在行事作风上多少有些亲和与从容,让喻文州觉得吧,他就是一个很好的人。

 

  据说是个好爸爸?

 

  想到这他噗嗤一声笑了。

 

  王杰希的这份爸爸属性来自于哪?这人总是神情严肃却关怀备至,指尖圈点下的总是正确的导向,微草没有蓝雨那样的双核时代,可是他的微草,决不允许默然败落。灭绝星辰下的耀眼魔术,那些美轮美奂令人惊讶的表演,最伟大的魔术师带上他的信念,献上一场振奋的胜负之争。

 

  就是一份责任吧。

 

  他有一份扛起微草的责任,而喻文州同样有一份光辉蓝雨的责任。

 

  怪不得他们那么像。喻文州开始想象,如果和王杰希喝酒那一定很有意思。也许是两个大男人躺在彼此的身上,手边散落了一地的金威,瓶瓶罐罐之间碰撞出金属响声,当晚月亮朦胧似水不清,月光温柔地照着他一半的脸,另一半安静地匿于深夜。不过他们酒量都不好,喝多起来一定会说胡话。

 

  “今年冠军一定是我蓝雨的!”

 

  “不,微草。”

 

  “蓝雨!”

 

  “本王说是微草就微草。”

 

  “……王杰希我们来打一架吧。”

 

  能在王杰希面前原形毕露的喻文州,清醒的时候应该想要放个法术让他失忆。

 

  也不知道退役之后还能不能和他聊聊天啊,没有战术分析没有赛程规划,不是在赛场上默默无话的眼神交流。就是想跟他熬夜看足球,就算不能吵蓝雨和微草了,也能吵吵曼联和切尔西。喻文州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希望如此,但他就是觉得,如果此后与这个人失之交臂,漫漫人生路无他插足,只会是很遗憾很遗憾。

 

  所幸相识。

 

  喻文州打断这些回忆与思绪,刚刚散乱的文件整整齐齐地摆在电脑桌边。他应了声旁人的话,这就去食堂寻自己痴爱的白斩鸡。

 

  对了,食堂的白斩鸡确实很好吃。

 

  改天告诉王杰希好了。

 

Fin

评论(4)

热度(51)

  1. 王喻活动公示站榆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