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州

最喜欢王喻和吃草莓🍓



不杂食

王喻

谢谢喜欢啦

【王喻】北方之余

喻文州在飘雪的时候醒得都比往常要早一些。窗外的北方是十二月的灰白色调,因为新雪的缘故天地朦胧一片。他突然想起来Bonnefoy笔下的名篇《雪》,和一些零零散散的关于北方的诗句,依稀记得一首叫《Memories Of The Winter》的轻音乐,不过这些都早已陌生。

 

他低头吻了吻王杰希的眼睛,很轻很轻的一个吻,宛若室外听不到声音的轻沙。王杰希睡得很沉,他夜里很晚回来,昨天的衬衫领口间散发几乎凝固的红酒淡香。喻文州细心地给他掖好被子,想去厨房看看有没有早餐,不出意外的话红豆餐包已过期两天,只剩下一半的盒装牛奶也已浓稠变质。

 

日子过得很慢。

 

他打算去楼下拿回今早的信件,顺路去车站边买王杰希最喜欢的鸡汁汤包。到电梯口才发现忘记带把雨伞,簌簌小雪又下得急促。他一边掩着自己的前额向门外跑,踩着低洼处的脏水溅起来,一条小路上全是“扎扎”的声音。优哉游哉的保安看见他笑了笑,喻文州勾起嘴角回应早安,他拍了拍身上的雪,步调跟着一起放缓。

 

走到街上才知道一个人也没有。喻文州看向空寂的双向马路,恍惚的灰白之中清晨可见度太低。人行道的墨绿石砖被来往路人磨踩得凹凸不平,缝隙里滞留雨水带来的泥沙。喻文州沿着砖块的形状走,一直走到车站边,包子铺前没有熟悉的吆喝声,他看着冷色的铁门微微发怔,三两秒后被突兀的铃音拉回思绪。

 

“杰希?”

 

王杰希的声音凭着电流真实地传来。

 

“我就在4路车站那,”喻文州说,“很快的,现在就回去。”

 

他转身往回走,正好碰见了在找自己的王杰希。懈怠后的倦色一时浮于王杰希的脸上,他尽量平缓地喘着气,白雾不可避免地形成,又消失于上空。喻文州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很久以前就会这样,他看到王杰希就仿佛寻到了归属感,有点像在外漂泊的游人得到了安定。他会情不自禁地冲上去抱住王杰希,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鼻尖蹭着王杰希的下巴,再闭上眼睛安宁地感受王杰希身上的温度。

 

“亲爱的,现在是五点。”

 

王杰希像玩猫似的捏了捏他的后颈。

 

喻文州闷着不说话了。

 

最近好几次,他总是这样云里雾里地弄错时间,而且周围也时常会变得混沌,宛若无意中结成了一个新的世界,只有他一个人在里面兜兜转转,每回都要等到王杰希来带他“回家”。

 

“你是太累了。”王杰希总结道。

喻文州不是很在意,无厘头地问,“我是什么时候退役的?”

 

“三个月前吧,怎么了?”

 

怀念。

 

“没事,我们不回家了。”喻文州在王杰希脸上偷吻了一口,“难得没有人,车也很少,我们在附近走会吧,好不好?”

 

反正街上也没有人。王杰希这样想着,理所应当地回吻他的唇角。起初只是想索取一个日常的早安吻,但是对于他来说喻文州的存在类似毒品,他越发想加深这个吻,寻着喻文州的舌尖来回纠缠,分开的时候不出意外地拉开一条银丝,长时间的亲吻和其细致令喻文州的脑子宛若至于深水,昏昏沉沉。

 

“我们还是回家吧。”

 

喻文州倒在他身上认命道。

 

 

 

到底最后还是王杰希到厨房给他煮了面,秀色可餐的煎蛋上撒着几点零散的葱花,喻文州一边吃,一边想起来工作上的事,他拿着筷子在面里翻搅着,语气也沾了些疲惫。

 

“杰希,问你个事,”喻文州先喝下一口汤,“你八十岁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王杰希嘴角抽搐了一下,“你们公司最近的主题变得有些迷奇。”

 

面对王杰希的评价喻文州不置可否,这个话题确实太普遍,小学生作文里都能找到这样类似对未来畅想的答案。

 

“八十岁。”王杰希还是认认真真地回答他,“我们应该会在南方。”

 

喻文州觉得很意外,放下汤碗疑惑地看着他。

 

“为什么?”

 

“因为你怕冷。”

 

“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王杰希又往他的碗里夹了一根青菜。

 

这是一个无端的模糊理由,喻文州没有戳穿他,反而低头笑起来。笑是因为王杰希,因为他是幸福的最初,仅此一点喻文州都能感受到满足感在心脏深处的充斥,有点儿像膨胀的棉花糖,无论如何压解都是腻口的糖味。

 

其实王杰希真正想说的是这样一句话。

 

因为你,我开始对八十岁的早晨有所期待。

 fin
可能会有《南方之余》

评论(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