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州

最喜欢王喻和吃草莓🍓



不杂食

王喻

谢谢喜欢啦

【王喻】地中海的思念

欧欧西

矫情起来连我自己都怕

——

00

喻文州知道半夜时刮来的风会携着十里外海水的味道。

 

他曾经和王杰希半开玩笑自己上辈子是条盲眼的鱼,他在高压的海水下拨动自己的鱼鳍,因为大海实在太大了,所以才会游得那么慢。

 

王杰希象征性地吻了吻他的手背,当时他们走在那一片海边,刚好海浪冲刷着日落而昼离。夕阳在云角一处渗着几乎看不见的淡金色的光,地上拉开两个斜长而相偎的影子,他们一路牵着手,不外乎向俗世中的天涯海角走去。喻文州在想,这一段不长的海岸线能走上一辈子也就不会这么空荡荡了。

 

一辈子、一生,或者再下一辈子,再下一生。

 

王杰希和喻文州似乎总能被冠上这样庄重的名词。

 

01

“莎翁。”

 

莎翁是只喜欢蹲在窗口上静静观望大海的大白猫。

 

王杰希和喻文州养了它三年,从跟团棉花似的那么大一点儿养成了如今这一只不小的胖子,喻文州觉得自己有极大的罪恶感。莎翁不爱动,也不喜欢滚毛球,它只喜欢在喻文州翻开厚重书籍时糟蹋那些和它一样白花花的书页。喻文州不理它的时候它会沿着床角爬上窗台,它会一直看着大海,望穿秋水似的,好像看着看着,再看久一点儿就能把王先生看回来了。

 

王先生退役后接下了联盟主席的工作。其实本来应该是喻文州承理接任的,但是喻先生说他累了,懒得做事,说话的语气与世邀赛前某王姓队长十分一致。王杰希跟他谈起这事的时候正揉着他的耳朵,非常嫌弃地问“喻队长你这都是跟谁学的。”

 

喻文州戳了戳他的腰,笑眯眯地说:

 

“我随夫。”

 

02

“莎翁,别看了,你爸今天就回来。”

 

喻文州费了点劲儿把它从窗台上抱下来,莎翁嗷呜嗷呜地叫了两声。铲屎官喻文州忍不住挠了两下猫主子的下巴,惹得莎翁舒服地眯起了眼,云里雾里地就被挪过来坐在猫垫上。

 

三个星期没怎么打扫过卫生,莎翁蓬松的毛下一屁股的灰。王杰希去国外参加赛事讨论了,临走前托付给喻文州两样东西,一个是成日慵慵的大胖猫莎翁,一个是自从跟他在一起就越来越懒的喻文州。

 

莎翁看着两位铲屎官在玄关处惜别,雷打不动地吃着虾米饭。王主席工作忙,经常几千米几万里地来回飞,莎翁早习惯了,它不相信喻文州习惯不了。

 

“你是他儿子,又不是他男朋友。”

 

喻文州从莎翁的眼神里读懂这一层意思后,笑着摸摸它的身子,决定把它还没吃完的虾米饭给扔出去。

 

03

几个星期的海边静悄悄的,浪花轻缓了拂过岩石,卷着近处潮湿氤氲的空气。

 

王杰希把车子倒出来,将要开出小别墅的时候停下来走近喻文州的身前,像个初怀情思的大男孩一样与自己的恋人交换了一个临别前正式的吻。情人之间吻不特别,分开之前喻文州带点儿委屈似的在对方的嘴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他伸手回抱了王先生,笑着提醒他飞机别误了点。

 

04

凌晨三点的时候喻文州还醒着。他们的床边紧挨着莎翁成日忧郁的那个窗台,喻文州平直地躺在床上向外望过去,入眼九分的都是仿佛拓印了整片大海的天空。有一瞬间水天相接,星星点点从远处来,模糊了观望者的视野。

 

王杰希的飞机晚点了,莎翁回窝自顾自地进了温柔乡。喻文州觉得自己变成了莎翁,看着窗台外,望穿秋水似的。

 

不久困意汹汹使眼皮合起,喻文州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他很累,他一天下来等王杰希等得也很累。他经常会做梦,今天也毫无意外地发生了。

 

他梦见有个男人风尘仆仆地回到家,披在他身上海蓝色大衣里灌进了海风的味道,他梦见他爱的人无声地亲吻他的耳廓,然后说:

 

“我回来了。”

 

05

自从和王杰希在海边定居后,喻文州的每一个清晨都过得能带上那么点儿难以明言的情调。今天他循着煎蛋的香味从卧室追到厨房,熟门熟路地从背后抱住王杰希,在男人宽厚的肩膀找了个适合的位置一动不动。明明还没醒着但嗅觉敏感得不行,偏要王杰希把蛋给煎得七分熟。

 

耐着性子的王杰希拍掉他向前凑过来的手,转过身子与这条鱼正面拥抱。你要知道有情人之间都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但是王先生特别狠得下心,放开喻文州催他去洗漱。

 

“不去。”遭到拒绝。

 

王杰希亲了亲他还没睁开的眼睛,“不去没有七分熟的蛋吃。”

 

“不去就不去,”

 

“久别胜新婚啊,我的魔术师大人。”早起时喻文州说起话来语调轻轻的。

 

他把脑袋放在王杰希的肩上,全身的疲惫似乎找到了一个支点,这种情况下太容易令人发懒。他一放松下来就会不自觉地说起粤音,王杰希很喜欢那样子软腻的如侬细语。

 

“王给嘿。”

 

“我想你了。”

 

你不在的每个晚上我都会想你,我想你,莎翁也想你,那块被海浪吹来的石头也想你。但想念竟然是快乐的,因为等待的是你,所以我乐于沉浸。

 

06

王杰希在床上的时候很喜欢念他的名字,莫过于求得一种拥有感。他和喻文州不太真实,可是他们太契合,上天精心缔造的一对,为什么要亡于浮浮沉沉。他们之间隔着不可计量的千座山、万湾水,但是王杰希爱喻文州温柔的眼睛,爱他瞳孔里闪烁着的白草初生,恰好也只需要这般就够了。

 

“文州……”

 

喻文州。

 

生平第一次这样去爱一个人。

 

07

王杰希替喻文州扣上松垮的衬衫领间的最后一颗扣子。

 

他调低室内的空调温度,想把这满屋子旖旎的气味给尽快压下去。喻文州觉着冷便往身上拉了拉被子,盯着王杰希调整好台灯的光度。

 

然后喻文州就笑了。

 

他是很容易就会笑的。

 

半分假半分真,需要在什么场合笑,需要如何才能表现出从容和冷静。所有人都不是天生温柔,千千万万的世面磨出了一个喻文州,他太会算,就像他曾经说过的那条海里的鱼,他拨动自己不够完美的鱼鳍,朝朝暮暮,奔走在这一条疾劲的海程。

 

所幸那一片海上是万千星辰。他与星星无声地对话,从天南往地北,从江山叙暮雪。

 

在星星微弱的光芒里,全是对喻文州的懂得。

 

08

王杰希从床边给他摸出来一个精巧的小盒子。

 

他打开来看,里面是一对宝蓝色的镂空袖扣。

 

“很多年前去苏黎世的时候——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了,比赛结束后你特许大家放假一天。我在一家西装店里看到这一对袖口,它的颜色、款式,都非常适合你。”

 

王杰希紧紧地搂着他。

 

“当时我们没有在一起,它不像一盒益达或一瓶百威那么简单,或许又是我给它的附加意味太重,我没有理由送你这样的礼物。”

 

他继续说着,莎翁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上了床。猫主子小心翼翼地夹在他们中间,又像是故意而为之,它一会儿动动王杰希,一会儿动动喻文州,它看着他们的眼睛,那一瞬间,似乎有什么誓言在这样漫长的日子里凝结了。

 

“喻文州。”

 

“这是给我爱人的。”

 

Fin

表白莎翁名字的提供者,巨傻无比的陈总 @放鹤归山
一年没见了,特期待能偶遇一次👌

评论(19)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