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州

最喜欢王喻和吃草莓🍓



不杂食

王喻

谢谢喜欢啦

【王喻24h/07:00】以吻封缄01

以吻封缄 01


“我结婚了。”

 

王杰希没声没息地说了这么一句话,眼睛一直在盯着酒杯,也不知道心里看的是谁。

 

在场的其他人用了三秒延续谈笑,用了三秒体会这四个字的意味,最后用三秒纠结地看着王杰希。

 

张新杰在静止的画面中突兀地调整了一下他手表的位置,有点想说什么,但是又觉得没什么好说的。周泽楷向来话不多,如此情况也不会第一个开口,依然整个人像是游离于事态之外,呆呆地,目光涣散。

 

“方便透露一下对象吗?”

 

桌台的对面一个烟嗓音传过来,王杰希知道是谁,也无意隐瞒。

 

他把玻璃杯搁在玻璃桌上,响起玻璃之间碰撞才有的玻璃声。王杰希轻轻长叹,如卸重任一般看了周围一圈,其实他觉得自己对这个名字也不太熟悉,说起来硬是特别生疏。

 

“喻文州。”

 

他话一说完,26°C的空气特地静谧了一阵,更是没有人发表观点。

 

还是那个烟嗓音,这会儿出声却有种早已预料到而不出意外的语气。这几年来他向来觉得叶修是最看得懂他和喻文州的人,可是王杰希也有固执,在很多很多方面也死硬地不愿苟同叶修的观点。

 

叶修就像提前拿到剧本早就摸清了他两的剧情,然后说行啊你们接着分手啊,最后不还是会合回来吗。

 

王杰希说不是这样的,他和喻文州有很多很多不合适,也生出会有很多很多分开的原因。

 

叶修听他冷冷淡淡地说完,轻轻笑了一下。他剩下一句话没有跟王杰希说,也觉得王杰希一定会驳斥他。王杰希和喻文州是不合适,当年满身带刺地靠近对方你死我活,端着两份心思各为不同阵营,但是他们在一起的相配胜过千千万万表面的不合适,明明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他认识这两个人十年,两年他们相识,五年他们恋爱,最后三年分手,今天再次复合。

 

局外人永远都最为清楚,叶修有点遗憾的想。高智商恋爱果然也容易晕,更别提遇见最相爱也最相配的那个人,一点点的不适都能扯开天长地久的口子,然后再缝,再补,就是舍不得。

 

 

 

冬夜的北京漫天温柔的飞雪,天冷,呼出来的气迅速结霜。

 

王杰希划开手机屏幕,里面只有一条短信和一个电话,仅仅相隔了两分钟,但都是在深夜,凌晨左右,已经很晚了。

 

一个来自喻文州的电话。

 

一条来自喻文州的短信。

 

上面写着五六个字,喻文州问他,你今天回家吗。王杰希看了很久,也看不出来是什么语气。

 

 

有汽车的鸣笛声在他身旁响起,刺眼的车灯晃了几下,王杰希才发现自己站在马路中央。他靠边走了两步,停下来给喻文州回了两个字的短信,简简单单,连句号都没有。

 

“我回”

 

喻文州那边再也没有回复。

 

他把手机塞回大衣的口袋里,没有了再解一次锁的想法。他想喻文州应该是看到了,或者是真没看到。

 

但喻文州以前很喜欢玩手机,以前他给他做早餐吃,喻文州总是笑着给他念早间新闻,没有一天是间断的。

 

后来他们分手的时候王杰希才发现他早就习惯,他想忘了,他那会儿很想忘了喻文州,但是做不到,无论是习惯还是喻文州都无能为力,他绝望地想,喻文州或许就是一种难以释怀的习惯,刻在骨子里的,跟毒一样。

 

 

 

王杰希回到家的时候,凌晨一点半,楼道黑灯瞎火,只有窗台半边月光清如水。

 

家里也很安静,除了餐桌边意外地有人给他留了一盏暖黄色的灯,鞋柜里多出一双鞋,厨房有被人收拾过的痕迹,剩余其他无异于常。

 

原来喻文州问他回不回家是为了作出要不要把那盏灯留着的决定,而不是为了等他一起洗洗睡然后春宵一刻值千金。果然人不能想太多,王杰希带着点心灰意冷关了灯,把钥匙搁在桌上,慢声慢步地走进卧室。

 

喻文州果然已经睡了,安安稳稳地躺在床上,像在做好梦。

 

他刚刚回来,上楼的时候跑了两步,呼吸有点急促,心跳也很快。他怕吵着喻文州在很努力地平息自己,他在床边坐了一会儿,然后才躺下来。喻文州面朝着的那个方向对着窗,窗帘没拉紧,留了一角让月光悠悠进来,王杰希借着这点光模模糊糊地看着他爱人的后颈,视线朦胧而不真实,也像是在做梦一样。

 

曾经的几个夜里,他多希望喻文州就在他的身边,就在这个触手可及的地方。

 

有一回是高中旧友的婚礼,闹腾到深夜,几回下来王杰希也被一帮人灌酒灌得云里雾里,他四五点左右的时候才回到家。他很累,也很不清醒,独自找了个墙角跌坐在地,他一盏灯没开,室内昏暗无光,只有窗外云边一圈挣扎涌破的金晖。他就是会在这样的日子里,很想念很想念喻文州。

 

没有人会给他煮醒酒汤,连空气都如山寂静。

 

事到如今他的愿望实现,但是一点都不高兴。他现在当然可以悄悄地揽住喻文州,在婚姻关系下可以亲吻他的耳后,可以拥有他的身体,这些都不违法。可是他们的婚姻关系建立得十分荒诞,没有恋爱至上的激情,像是两个半百老人为了度过余生来寻求最合适的另一半。

 

 

 

上个月王杰希在美国重新见到喻文州,其实他知道他们总有一天会重逢,但没有想到会在谈判桌上争锋相对。很好笑的是三年过后他们依然利益对立。王杰希一直看着喻文州的眼睛,慢条斯理地说出自己的要求,喻文州也一直看着他,同以往一样没有回避,声音照旧温柔。

 

谈判结束后王杰希占得上风。喻文州虽攻败但大大方方地身退,他收拾好东西转身离开,一秒都没带犹豫,生怕再留一刻都会有不在计划之内的出错,他向来会伪装,但不代表眼前这个人没有揭穿的能力。

 

“喻先生。”

 

王杰希叫出这名字的时候语调和在谈判时几乎无差。

 

喻文州顿了顿脚步,过了几秒后只是侧着身子回看出声的人。

 

“什么事?”

 

“结婚的事。”王杰希说得云淡风轻,脸上的表情一样平平。他是故意而为,也为此心虚,但他知道此时此刻他们都是在强装镇定,他知道喻文州的,眼底下的一马平川掩藏着思念翻滚,昏天暗地。

 

但是王杰希也看得清他自己。

 

没有哪一次四目相对比这一次更能揭开真象,没有哪一次相视令人吝啬到窒息。王杰希听见自己心里的小人急不可待地坦露心声,他说,喂,王杰希,别再错过他了。

 

你是非他不可的。

 

TBC

来拉低活动质量了QAQ

想尽我所能地表达对老王的爱意

但我的语言没办法写出他万分之一的好

呜呜呜我亲爱的魔术师

生日快乐!

评论(4)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