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州

最喜欢王喻和吃草莓🍓



不杂食

王喻

谢谢喜欢啦

【王喻】以吻封缄02

以吻封缄02

早晨他醒来的时候下意识去寻身边的人,果不其然是空位,被窝里的热度逐渐下降,没有一个相对完整的证明来告诉他这里有喻文州存在的痕迹。

 

窗帘被拉上了,死死地封住柔弱的晨曦。空调再被调高了温度,被子也让人重新整理,他赤脚走去拉开衣柜,就连衣物也被人耐心叠整,属于他的和不属于他的,都安安静静地被摆放。

 

他在枕头底下摸出手机,飞速地输入喻文州的号码。

 

王杰希觉得自己这会儿总归是没醒的,要是醒了他不会做出如此不论常理的事。他现在应该去洗漱,系好自己的领带,看看冰箱里有什么能吃的食物,然后出门,工作,进行24小时的常规行为。而不是在这里给同他新婚不久的另一伴打电话,在理清琐事之余担忧另一个人的一举一动。

 

“喂。”

 

喻文州过了好几十秒,选择接通他的来电。那边风刮得很大,拂过树枝沙沙作响,把音调吹得轻如透明。

 

但是王杰希什么都没说。

 

或者认为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知道怎样把爱人之间的问候变得更加简单一些,没有喻文州的三年里他连怎么谈恋爱都忘记了,像喝了让人失忆的药剂,一针见血。

 

很久很久以后,他们静默了一阵。

 

直到喻文州说,

 

“杰希……早安。”

 

 

 

王杰希哑着声音,半晌才开口,问他在哪里。

 

“在公司楼下。”喻文州的声音同样也不算悦耳。

 

他前两天好像还在感冒。

 

王杰希突然意识到这一点,很想责怪喻文州又没有把照顾好自己,家里应该是有感冒药的,就放在电视机柜第二个抽屉,喻文州有没有去找啊,应该是没有过期,因为他两个月前也生病了一次。

 

“身体怎么样了?……感冒难不难受?”

 

喻文州立马应话地打了个喷嚏。

 

“还好啦。”语气也是淡淡的。

 

哦。

 

有意也好无意也好,王杰希觉得喻文州这是在无形给他设了一层防备。他以前说话也是这样的,对如此方式未免太过熟稔。

 

他习惯了,却不一定能接受,他以前觉得自己和喻文州来自南北极,虽然不是同样的地方,但是严寒是等温的。王杰希想得很乐观,但是地轴线太长了,长得他们走过了整整五年,还没有到终点。

 

“中午一起吃饭吧。”

 

王杰希向爱情和喻文州认输。

 

“地址我等会儿发给你。”

 

“不用回复了。”

 

 

中午来得很快,也许是王杰希心急,弄得秒钟也急促促地陪着他跑快了步伐。他来的时候喻文州已经在那里等了。喻文州选了个窗边的位置,挺安静的,连餐都已经点好了,如果王杰希这几年来没有太大变化的话他是能记得口味的。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一直在扒拉着盘里的肉,很想叫他好好吃饭。

 

“没有胃口?”

 

“……有点吧。”

 

果然生病还是会有点儿病状,这起码告诉王杰希喻文州并不是个铁人。

 

他给喻文州多倒了一点儿水,说,“下午请假回家。”

 

其实他不是在征求喻文州的意见,更不是提出一个也许可行的请求,他是想让喻文州听一次他的话,而不是再次同他生出分歧。

 

事实上喻文州给出的回答让他吓了一跳。

 

“那个……我辞职了。”他说。

 

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喻文州全程低着头在玩盘子里半熟不熟的牛肉,插起来一块儿,放在一边,再把另一块儿插起来,叠在上面。对面的王杰希看着他沉默,两个人都一语不发,仿佛这么一坐什么事儿就都能解决了似的。

 

最后还是被王杰希打破。

 

“以后打算怎么办?”

 

喻文州突然抬头起来笑了一下,小声地说,

 

“我等我老公养我啊。”

 

TBC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