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州

最喜欢王喻和吃草莓🍓



不杂食

王喻

谢谢喜欢啦

【王喻24h/22:00】《鹤鸣》古风paro

一不小心写成了一个骚喻QAQ

 

王杰希遇到一只野鹤。那是仙雾缭绕的桃子林,珠圆玉润的粉嫩桃子才过熟季,点点染上了妆画胭脂。他本想摘个果子解解渴,余光恍惚盈满了一片白,倏忽间这只白鹤的身形越来越明朗,王杰希脑中微微一滞,继而当作什么也没看见偷偷摘了个桃子。

 

然后桃子被白鹤夺了去。

 

白鹤是只活了万年的老东西了,那一双展翅似有古书上的“千万里”。王杰希静静地等白鹤吃完,白鹤吃到一半,像是不好意思地让他这么注视着自己。忽然甩了一阵烟雾蒙了王杰希的眼,当白雾散尽后,哪还有什么鹤,早已化为了一个摇着桃花扇的俊秀仙人。

 

俊秀仙人面不改色地吃着桃子。

 

王杰希被抢了桃子很不顺心,皱着眉出声,“……白鹤精?”

 

仙人吃桃子噎住了,连连呛了两口。

 

“……我大概是个仙。”

 

“敢问大名?”

 

“喻文州。”

 

“……没听过。”

 

喻文州保持着微笑。桃子正吃到一半,殷红的桃核露了半脸在桃肉间,喻文州将半个桃子举高高,拿着在这人面前晃了晃,语调愉悦地道,“想吃吗?”

 

王杰希默默地伸手又摘了一个。

 

坦然地啃了一大口。

 

 

 

喻文州都在这片桃林被困了二十年了。桃林来来回回就是一个春,桃子落了桃花开,桃花败了桃子结。风起时地上的桃花瓣徜徉在林间,兜兜转转落在他脸上,掩着他薄凉的唇角,他往往会随意地把桃花含在嘴里,味道倒是像天然凝结的桃花蜜。

 

就是因为寂了太久,今日遇到了个人,便想着和他闹闹笑。

 

“王杰希,”喻文州眉眼如月地笑着,“你从哪里来的?”

 

王杰希眼皮也不抬,挥手玩着散乱的万千花瓣,像是人间戏班子变着戏法,不过喻文州看得出来,这可比遮人眼的小把戏高深多了。

 

“林子的东边。”他念了个诀,一阵带着桃花香的春风袭来,缭乱的花瓣全都向喻文州扑去。喻文州坐在一条垂地的树枝上,白色的衣袍枕着他的手边,粉白的桃花瓣缀着他的衣裳,面上依然笑似三月。

 

是个温柔人儿。

 

王杰希趁着机会仔细打量了下这只鹤。

 

喻文州可受不了王杰希这正正经经的目光,发自好心,他笑笑提醒他,“你要做好准备,这林子进来了就没办法出去了。”

 

令他意外的是王杰希没有着急。那人脸上还是波澜不动的样子,只是听他很平淡地叙述。

 

王杰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一声不出。

 

桃花枝上的那人觉得有诈。

 

万万没想到这一袭墨衫的人漫步踱到他的桃花树边,依了个舒服的姿势躺身下去。王杰希双目微闭着,从喻文州的角度看过去,穿插在林子间稀弱的白光像给他的睫毛镀了层金,王杰希的五官倒是挺立别致,就是长了一双大小各异的眼——但其实不仔细是看不到的。喻文州像刚刚的他一样,目光从他的额梢到嘴角,流连忘返。

 

王杰希倏忽地开口道,“有个好看的人陪我,有片桃花千里不败。你不觉得留下来才是最上乘的抉择吗?”

 

喻文州颔首品了品他这话的意味。

 

他半晌后才作出回应,有些心中不解又掺来些无可奈何。他看王杰希似在养神,眉目之间缓缓着平息,索性一挥手,赠了他一床“桃花被”。

 

他说,“王杰希,你别耍流氓。”

 

王杰希抬起手扫了扫胸前。喻文州的长发缠卷在树尖上,落了几缕点水般戳了戳他的脸,他觉得有些痒,忍不下去后睁开了眼,便看见喻文州还倚在桃花枝上,半眯着眸子看着他。

 

这人是故意的。

 

“你听错了。流氓不是我的本性,人只有对自己渴望而又不愿付出的事物才会轻浮。”

 

“而我对你……”

 

玉石之声戛然而止。

 

 

 

喻文州都在这片桃林被困了二十一年了。桃林来来回回就是一个春,桃子落了桃花开,桃花败了桃子结。

 

他庸庸懒懒地自桃花枝上起身,原本干干净净的白袍上落了点灰,还有几朵初绽的娇嫩花瓣垂在他的发间。他怀起来放在掌心上,桃花化作点点白光,他下意识一握,白光如同细沙般从指缝间溜走,他想去追回,伸手抓了两把空,才清清楚楚地明白是无迹可寻。

 

他长吟了几句在人间听得的歌调。

 

好像和梦里的那个人,也就是一场萍水相逢而已。

 

Fin

 

评论(3)

热度(36)

  1. 王喻活动公示站榆州 转载了此文字